信任

信任大概是我人生中目前為止最大的課題了。可以說我對於信任的拿捏還沒到達一個我滿意的狀態。直白來說,對於我是獸這件事情,理性上我知道我身邊的人多半是願意試著去理解的,就像他們會願意試著去理解LGBTQ一樣;但是情感上我放心不下,對於向身邊的人表明我是獸這件事情,我有種無法形容的不安全感,也因此要嘛就是非常少數的朋友知道我是獸,要嘛就是大多數的朋友可能只隱約知道我蠻喜歡動物的。 Continue reading “信任”

翻譯:獸。伊比鳩魯。享樂主義悖論

同樣來自於很久以前在巴哈姆特所發表的翻譯文章。會臨時想到要把翻譯搬過來,是因為最近生了一場小病在家休養,看了一些東西而產生了感觸。這些感觸可能有點片段而分散,沒什麼具體的架構,但都是在講類似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翻譯:獸。伊比鳩魯。享樂主義悖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