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為什麼我是獸

這篇文章的靈感來源來自於我的 Facebook 好友的一篇長文:《關於為什麼我是女生》。這篇長文某種程度上也讓我想到《曝光與借鑒》裡的跨性別認同。總之這長文已經壓在我的 Facebook Saved 裡壓了兩個月了。一直很想要花時間去認真咀嚼這一篇可能會讓我有所共鳴的文章。

認同的主體與認同的內容不管是什麼,認同這件事情對於主體來說都是非常深沈的:認同自己是某種多元性別、認同基督教或佛教等宗教的理念、認同為窮人奪回土地正義的重要性、認同自己是某種定義下的獸。在這些多元的認同當中,即使以我個人而言,可能還是有些我比較容易有共感,而有些則比較難。我覺得我應該要試著去與這些認同的主體產生共感,從我自己的認同裡找到類似的段落,然後我可以用我最真誠的語氣跟主體說,“I have been there too. Stay strong.”

所以接下來文章的形式,會採取節錄文章的一部份,然後提出自己與文章內容相似的地方。也許會稍微做點比較也說不定。


節錄一

大概五六歲的時候吧,朋友圈(當然都是女生)會拿芭比娃娃玩辦家家酒。芭比有各種不同樣式的衣服,研究那個穿搭超好玩的。(⋯)。好險後來長大之後有個東西叫做楓之谷,總算可以在這種遊戲裡面扮演女生,這比起扮演男生舒服多了。

我自己並沒有像她一樣從那麼小的時候就開始對擬人動物有強烈的喜好。雖然小時候喜歡看音速小子、小鹿斑比、神奇寶貝之類的動畫,但當時的我並沒有對於他們有超乎常人的喜好,單純就是認為他們很有趣、很可愛,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不過我開始接觸獸的時候,最讓我有所感覺的還是在於獸八禁的圖片。不得不說欣賞獸圖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是很棒的體驗,即使喜歡的種類以及喜歡的理由隨著時間已經有些變化了。然而,因為自己對於性的保守心態,所以欣賞獸八禁乃至於欣賞單純的獸圖我一直都只讓我自己知道,即使是在可以匿名的網路世界裡,因為身為資訊工程了解資安漏洞的存在而深怕自己遭到「起底」,所以我當時也鮮少在論壇之類的地方有任何發表。

至於在扮演獸這件事情,則是在最近這一兩年來才開始有的想法。緣由大概就是因為覺得擬人動物身上毛毛的感覺摸起來很舒服,然後他們的口鼻也很可愛,四肢與身體的線條很性感,於是也就自然希望自己擁有那些特徵,即使這個擁有的難度要高過跨性別的難度許多。

即使難度很高,還是會想要至少有貼近真實的感官體驗。我很期待 FaceRig 以及虛擬實境、擴增實境的發展。最好能夠達到 Psycho Pass 那種境界 :p

psycho-pass20-200420-20large2004psychopass2-2futuretech

(Picture Credit: Akane Tsunemori, Both anime snapshots belongs to Psycho-Pass)

節錄二

(⋯)我有幾個很要好的男生朋友,但儘管如此,他們也會被我辨識為「不死異男」或是「不是臭男生」,(⋯)
這樣的交友模式會遇到很大的問題,因為在我不認為自己和男生同性的同時,女生也不認為我和他們是同性。在某些大大小小的癥結點上,這些女生朋友會說出「啊你就男生啊」或是「你們男生都怎樣怎樣」之類的話語,每次都會讓我憂鬱個兩三天或更久(⋯)。到最後,我只有辦法跟把我辨識為「好姐妹」的人掏心掏肺,他們就算不真的覺得我是女生,也夠接近了。這群人,超過一半是女同志或雙性戀或跨性別。(⋯)

對於「被正確地看見」這件事情,我也是很苦惱。相較於她希望被正確地看見她對於生理女性的嚮往的根源,我這邊也總是會覺得那些沒有獸認同的人,是沒有辦法理解我的內心世界的。即使我退而求其次,會傾向於與擁有不同性別認同的人靠得比較近,我內心深處還是會覺得他們跟我是不一樣的。

我對於獸的外型的嚮往雖然沒有她對於女性外型的嚮往深,但我同樣也希望有人可以對於我對獸的喜好有共感。我不只是單純喜歡《動物方城市》而已,我真的覺得尼克的外在與內在深深吸引了我。比起動漫裡的人類,擬人動物的喜怒哀樂更容易讓我有共鳴。

zootopia-21

(Picture Credit: Nick Wilde and Judy Hopps, movie snapshot belongs to Zootopia)

在探索獸認同的道路上,我最常問自己的問題是:「這麼做值得嗎?對於獸認同難道就不能放下嗎?」而往往爭論的最後總是 e621 得勝。對於這個得勝,雖然從以前的憎惡變成了現在的欣然接受,但是性這種根源畢竟還是不方便直接搬上檯面,就算性的感受非常具體並且讓人愉悅。

我另外還有一個苦惱,那就是就算面對那些自稱擁有獸認同的人們,我不一定認為我會被他們正確看見。我覺得這個想法是相當可怕的,因為這意味著我還沒學會相信其他人的獸認同跟我的是類似的。我知道,「我們必須要知道那些我們認為跟我們很相像的人,他們也會認為我們跟他們很相像;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是被同儕認知並且接受的;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並不孤獨。」關於這個,我還在努力學習。

節錄三

在順性別的詮釋底下,我「不是」女生,只是「想要是」女生。既然如此,我要怎樣才能真的成為女生呢?首先我必須要「夠娘」。「夠娘」是什麼意思呢,我不是很清楚,約莫是講話撒嬌,喜歡粉紅泡泡,愛打扮,並且在各種脈絡下能力不足的意思吧。
(⋯)(主要講改變穿著、長相與外型)
就算我去做了全套的變性手術,然後重新以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姿態出現,所有人還是會不經意地注意我身上,習慣上,個性上各種「不夠女人」的小細節,最後得到「啊,是個變性人啊!」的結論。於是,跨性別者永遠被囚禁在必須「比女人還要女人」的永恆追求之中,但卻永遠不可能被認可為「真正的女人」。(⋯)

我自己不是獸信仰者,所以老實說我沒有像她一樣有那麼多的困擾。我只會覺得「要是有那樣的外型該有多好」僅此而已。但如果有一天改變自身外型的成本降低許多的話,或許我也會有與她類似的困擾,或者困擾「我既然都會以我的標準去說別人的獸不是獸,那別人是不是也有別人的標準去說我的獸不是獸?」

獸的外型不像順性別的女性,並沒有一個所謂的正確答案,所以我猜大家心中的獸設是會基於某些自己喜歡的獸繪師的畫風建立的。但這並不表示其他畫風就不是獸。更進一步說,獸認同不能光是看外在形象,而是要看獸認同建立的根源。這個想法我也還在學習當中。

節錄四

沒有任何人有義務為自己的認同辯護,因為認同是一種直覺,是自己和自己的感知之間的對話。認同從來不客觀,但卻無比真實。

掌握認同的根源,或許就是正確看見他人與被他人正確看見的鑰匙。
我要學會毫不羞赧地表示,我獸認同的根源在於性,以及動物的體態美。
然後我要學會去注視他人自我認同的根源,並且理解它。


後記

想不到連她這樣常涉入社會運動,接觸人群眾多,她也沒能有機會認識到獸。除了一方面覺得有些可惜(自己也想多交點獸朋友、感嘆獸圈在亞洲的曝光度很低)、一方面又感受到自己的獨特之外,有一句話又再次擊中了我(抱歉不太記得原話跟原出處了):「宣傳性別認同的終點就是讓大家對於性別認同沒有不同的感受。」換句話說,要讓大家接受獸,就需要一再地讓獸認同曝光在一般人的視野中,而最終讓這些一般人知道,我們獸其實跟他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同,並且慢慢地被他們正確地看見我們自己。(就像好色龍跟一般人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補充(12/18)

雖然覺得沒必要點出來,不過為了避免誤會,我所謂的「我獸認同的根源在於性,以及動物的體態美」並不直接表示我會去人獸交。在無法達到與動物無障礙溝通的情況下,是無法與動物達成共識的(consensus)。在我給自己的規範裡,沒有共識,就不會發生性,當然也就不會有所謂的人獸交。

3 thoughts on “關於為什麼我是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