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獸圖搜尋攻略

(Title Card Credit: 1N by Cerberus, sepia filter by me)

連假忍受了好幾天的陰雨連綿。原本想說到了台中之後,氣溫應該會回升一些,結果還是度過慘慘的三天攝氏 14 度。抱怨天氣完了,繼續躲在被窩裡打這一篇文章。

這次想要分享的是我這些年來搜尋獸圖的各種手段。當然在這裡我們在說「搜尋」的時候,基本上都是透過電腦網路使用各個網站上的搜尋功能進行的。廣義來說,去星宇館(自己沒去過)或者同人展找實體書、在獸展找穿毛裝的獸拍照、乃至於去一般實體商店找跟獸有關的商品,都可以是搜尋;但這些「不插電」的搜尋方式不在這次的介紹範圍內。因為首先,外面很冷、我不喜歡人太多的地方、或者直接說我懶得出門吧;再者,真的要實體書的話,網路上也可以訂得到,只要口袋夠深的話。

至於獸圖的定義⋯⋯我想這種問題還是留到其他篇討論好了 XD Continue reading “實用獸圖搜尋攻略”

正確地看見彼此,才能做愛嗎?

(Title Card Credit:  Over Time – Hotel Room By Kenket and Rukis)

性與愛能不能夠沒有交集?

前面的泛性戀簡短地點到我對於X性戀的理解,經過時間的推移,從「可以對X性打手槍」轉變成了「可以對X性有情感上的依附」。當然其他人對於X性戀的認知可以跟我不一樣,只不過這邊要再一次強調我的觀點,以免造成閱讀理解上的誤會。

不過我自己很弔詭的一點是,我有過女朋友,我也差點有過男朋友,但是我這幾年很少很少會主動去看人類男女或男男的色情圖片或影片。我甚至會在別人主動推送這類圖片的時候(我那個朋友還在我上班的時候推送,有狂到),有點排斥去看這些內容。回過頭來看這個事實,這是一件很違反直覺的事情,因為在人類的本能上,要是對於這些色情圖片沒有自慰的慾望的話,那人類的末日大概就不遠了吧。反倒是我收集的獸圖以及獸繪師,依然是穩定的成長當中。 Continue reading “正確地看見彼此,才能做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