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雜想

這一兩個月累積下來的各種腦洞。因為沒什麼連貫性,所以只好稍作整理全部塞在這裡。

選擇一種認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果我願意相信上帝的存在,相信上帝的計畫所帶給我的安排,我或許會拿一個十字架用來時時刻刻提醒我無論面對什麼困難,這些都是上帝的安排、上帝的試驗。這些試驗會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如果我願意相信塔羅牌為我的人生所做的提示,提醒我該注意的、該爭取的、該放心的,我或許會把塔羅牌的刺青刺在我的手臂上。每當我疑惑的時候,我便會望向我的手臂,找到歸屬感。

如果我願意呵護心裡的小灰狐,讓他灰色毛皮下火紅的熱情不會熄滅,我或許會找一樣信物、一首歌曲、一段文字、或者一個場所,將我對於小灰狐的期待與愛護之心,烙印在那樣東西上。

Your fursona come to life, what would you do?

如果我的小灰狐真的出現在我面前的話,我應該會先是嚇到,我會非常非常的防衛,因為我不知道他出現背後的道理是什麼。但我想只要他對我說沒兩三句話,我會毫不遲疑地衝上去湧抱他,告訴他我有多麼地喜歡他。然後有機會的話,可能會考慮大量的超過友誼的肢體接觸。這會是我人生中最重要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Would you rather be your fursona? Or have it come to life next to you?

好難的問題。如前一題所講的,我很希望我的小灰狐可以出現在我面前。但是,我覺得能夠擁有小灰狐的外在也是一件非常吸引我的事。有這樣的外表,我也不需要躲躲藏藏啦,就像黑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黑人一樣。真要我從中選一個出來的話,我還是比較想要自己做小灰狐。

男生看獸獸;女生看男男

男生看公獸x公獸的心理會不會像是女生看男生x男生?當然這不是拿來以偏概全的奇怪推論,只是隨意猜想。目前我也沒什麼結論。

不知道該放哪邊的雜想

  • 狗溝們如果有名片,應該會像是蟯蟲檢查的肛門貼紙吧。做名片的時候就是把這些貼紙一張一張往肛門處按,按好之後對折起來收好。讀名片的時候就是把名片打開來聞氣味。至少給名片比起直接聞屁股來的還要「文雅」一點。
  • 一天晚上坐在台北捷運裡的三人座位,不知不覺左右邊都換成了身材非常壯碩的人。坐的當下可以強烈感受到重量觸覺上(沒碰到但是手臂非常靠近他們的身軀)與視覺上的壓迫,以致於腦內產生總受的劇情,而兩邊的角色也被我換成之前常看的白熊咖啡廳裡的白熊與棕熊。
  • 不太能夠確實想像擁有犬科動物的口鼻是什麼感覺。有試著把拳頭放在鼻子前面當作口鼻跟家裡的狼葛格玩,效果不是很好。
  • 手接觸到狗溝溫熱的舌頭的時候,覺得有種很奇特的接觸感覺。比起接觸到狗溝身上的毛來說,舌頭更加溫暖濕潤。或許所謂的吞食愛好(Vore)一部分是基於這種感覺的強化吧。

大概就這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