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地看見彼此,才能做愛嗎?

(Title Card Credit:  Over Time – Hotel Room By Kenket and Rukis)

性與愛能不能夠沒有交集?

前面的泛性戀簡短地點到我對於X性戀的理解,經過時間的推移,從「可以對X性打手槍」轉變成了「可以對X性有情感上的依附」。當然其他人對於X性戀的認知可以跟我不一樣,只不過這邊要再一次強調我的觀點,以免造成閱讀理解上的誤會。

不過我自己很弔詭的一點是,我有過女朋友,我也差點有過男朋友,但是我這幾年很少很少會主動去看人類男女或男男的色情圖片或影片。我甚至會在別人主動推送這類圖片的時候(我那個朋友還在我上班的時候推送,有狂到),有點排斥去看這些內容。回過頭來看這個事實,這是一件很違反直覺的事情,因為在人類的本能上,要是對於這些色情圖片沒有自慰的慾望的話,那人類的末日大概就不遠了吧。反倒是我收集的獸圖以及獸繪師,依然是穩定的成長當中。

上面這段話其實有些事實,其背後的動機應該要去釐清:我是基於什麼理由去排斥人類男女、男男的色情圖片影片?我交往的女朋友L以及差點交往的男朋友B,對於這些對象,我想要從他們那裡得到什麼?如果不去釐清這些動機,我們不一定能夠確定「不看A片卻有女朋友」這個事實真的是違反直覺的。比方說如果不看A片卻有女朋友是表達對女朋友的忠誠,那麼這件事情並不會與人類本能相衝突,除非加上「有了女朋友卻沒有性活動」這個事實。

交往的根源

我與L交往的時候,我的內心還是混沌的。大部分的時間我心裡都困在罪惡的心態裡,認為喜歡獸圖是不好的,沒有人能夠理解獸愛好的。因此我當時沒什麼時間也沒有契機刺激我去想我想要的是什麼。交往的過程當中,在我暫時放下罪惡心態的時候,我當然很喜歡與L相處的感覺。我很喜歡她直來直往的個性,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說出來,恰好跟我是完全相反的。然而L相對於我,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在相處的過程當中她也很明確地跟我提出她希望在這段關係中得到的東西,無論是實的物品還是虛的概念。

經過了幾年時間的推移與經驗累積,我才慢慢理解我的生命裡不能沒有獸,因為那已經是個非常深沈的刻痕,而喜歡獸這件事其實沒什麼不好的。這個領悟讓我終於決定要去主動追尋關係,我的「擇偶條件」也終於慢慢有了輪廓:我認為只有懂得獸喜好的人才能夠正確看見我的刻痕。那些能夠讓我說話完全自在無須顧忌的人,才有可能是我的心儀對象。這個想法從當初分手到現在,沒有什麼很大的變化。不過如果說我哪一天對於我的刻痕感到完全坦然,我的說話再也不需要顧忌的話,或許條件會放寬很多很多吧,不知道。

擇偶條件雖然有了輪廓,但難免會因為經驗的累積而有各種新的想法出現。與B的聊天的過程中,我似乎看到了一點點 Kory 跟 Samaki 的影子。我開始思考與B相處的可能性:肢體接觸的程度、聊天內容的深入程度、見面的程度。我開始有點亂了方寸,因為這一切都只是單方面的思考,還沒有共識(consensus)。我知道我的過度思考無助於當下關係的發展,所以我開始心理建設,其實就是告白前的各種準備,但更加謹慎。總之最後雖然無法與B交往,但我也在這談判與周旋的過程當中更加肯定,自己的擇偶條件確實是我想要的。性愛或者超過朋友層次的肢體接觸雖然的確是加分,但也不是必要的。

肢體的接觸

即使如此,我承認我還是很嚮往親密的肢體接觸。

在上一段關係中,我很喜歡與L之間的肢體接觸。即使我覺得我跟她之間心靈上還有一點距離,肢體接觸的當下我是很放鬆的。那一點點的距離,要近過我與爸媽之間的心靈距離,卻也遠過我與B之間的心靈距離。我心底認為,這心靈距離的遠近會影響我對肢體接觸的接受程度:若我的肢體接觸對象的心靈距離離我越近,我越不會試著去排斥該對象提供的肢體接觸。或許我把肢體接觸看得比西方人甚至於一般東方人還要保守吧。

不對。我與我另一個很要好的男性友人T之間的心靈距離真要說的話,是不會輸給B很多的。但是我想要與T肢體接觸的程度,卻遠輸過B(樣本太少很容易會導致錯誤的推論啊…)。我捫心自問這差異的根源,結果我的答案是:外型上B遠勝於T。同時,我也察覺到,越是更進一步的肢體接觸,我對於外型的要求就會更高。而我這樣的要求,可能也是基於我不錯的外表所致(舒你這個自戀狂)。

如果說,性就是極大化肢體接觸,那麼也就可以解釋我對那些獸圖們的感覺了。那些感覺是「想要與圖裡的獸大量的肢體接觸」,而不是「想要與圖裡的獸分享情緒、分享關懷」。Nick Wilde 這類角色設定立體的獸則另當別論。

「X性戀」

那麼,我所謂的「X性戀」,是不是其實又可以藉此分成兩種愛戀:一種是願意與X性分享肢體接觸;一種是願意與X性分享情緒、關懷。不過一般社會所認知的「X性戀」可能有點混雜了。(是說我沒閱讀什麼探討性別的書籍,也未曾有與其他人深入討論過這種議題,所以這裡我也無法列舉其他人或其他社群所認知的「X性戀」是如何混雜的。)

來重新定義一下我所謂的「X性戀」:

  • 要達成「X性戀」需要同時滿足以下兩個條件
    • 有與某些X性肢體接觸的慾望
    • 有與某些X性互相關懷的慾望
  • 「X性戀」強烈的程度與以下相關:
    • 「某些X性」與「X性全體」的比例
    • 「肢體接觸」的程度(極端為做愛)
    • 「互相關懷」的程度
  • 「無性戀」者則是指稱對於任意性別都沒有深度肢體接觸慾望的人。

至於「愛」,我覺得這個詞彙太泛用也太攏統了,所以我只能說在不同脈絡不同定義下的「愛」,或者可以與「性」分開,或者不能與「性」分開。我不想再花更多的篇幅去解構「愛」的多重意涵,沒什麼意義。但當有人問「性與愛能不能分開」的時候,那麼就先問「你說的『愛』是什麼愛」吧。剩下的就用「X性戀」去解釋就好了。

最後的一點點小疑惑

就算我已經重新定義好了更好更完整的「X性戀」,還是沒有解釋為什麼我排斥人類男女、男男的色情圖片影片。

我其實並不太有主動與女性、男性做愛的慾望。我倒是有很強烈的與獸做愛的慾望,尤其是外型討我喜歡的獸。但說真的,身為一個沒有完整性經驗的人,說自己沒有主動的慾望,只是因為不想壞了第一次的性經驗吧?說不定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之後,對於主動做愛的慾望就會改變也說不定。

不對,我還是有主動與男性女性做愛的慾望,雖然遠次於與獸做愛的慾望。我心底其實是有那些屬於「我的菜」的男性與女性,我只是因為標準很高,加上之前沒有認真區別性與關懷,所以不敢讓自己有所行動罷了。

給自己的結論

綜合來看,我應該真的就是「泛性戀」了,而在這個「泛」裡頭,在肢體接觸的部分要以「獸」為主群體;在互相關懷的部分則是以「人」(非關性別)為主群體。

我很高興在性與關懷這個議題上,能得到一個目前我很滿意的立足點。期待自己之後收集到更多樣本的時候,能夠去回顧這個立足點,加以檢驗。

註:在這篇文章裡我指稱的「獸」都是二次元擬人動物,與我的其他某些文章裡意思不太一樣。

4 thoughts on “正確地看見彼此,才能做愛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