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式關係

我對開放式關係的重新認識,是從 Feral Attraction 的第一集開始的。裡面詳細介紹了各種不同的關係結構:常見的一對一關係(monogamy)、容許例外的一對一關係(monogamish)、多邊戀(polyamory)、多邊忠誠(polyfidelity)等等,並且很具體地說明這些關係結構有什麼特色,以及會遇到怎樣的挑戰。如果英文能力足夠的話,我蠻推薦聽聽看他們的介紹。

後來有一次,與朋友討論到一夜情,這讓我迸發出一些關於開放式關係的想法。於是我在噗浪上一面檢視自己的價值觀,一面將想法轉換成下面這些文字(跟原貼文相比有稍微做一點改動):


討論一夜情有感

我其實一直都很嚮往健康的 ONS(One-night stand、一夜情)。所謂健康就是資訊公開雙方知情同意。於此同時,這也意味者我認為開放式的關係是可以討論的。當然這會是很理性而且深入的討論。

身為內向高敏感,我無法忍受在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就突然跟某個陌生人 ONS。太多變因(舉凡最膚淺的長相、氣味、衛生,到謊報年齡性史、硬上弓、性偏好)會讓整個劇情走向衝突,最後演變成所謂的『貴圈真亂』。亂度大是高敏感的大忌。

情感與高潮的對象可以分離嗎?

目前我個人傾向於覺得情感投入跟追求高潮快感是可分可合的:在合的情況下,追求高潮跟情感投入的對象應該要是同一位;在分的情況下,追求高潮跟情感投入的對象可以是不同的。

對於分與合這兩種不同的關係結構,自然是有各自的優缺點。

我覺得分相對於合在伴侶的選擇上會比較有彈性:對於我長期自願投入情感的對象,我不需要因為對方無法滿足我對於高潮的追求,而被迫與對方結束緣分。在雙方知情同意的情況下,我可以一面與原本的對象持續情感交流,一面尋找適合共同追求高潮的新對象。但是這種彈性所換來的代價,便是大量的事先溝通,確保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了解各方的立場與意圖,並且盡全力避免誤會的產生。

合相對於分省下很多時間:由於是單一的對象,我可以在同一個對象上同時滿足情感投入跟追求快感,並且省去與其他人溝通的時間。但是要找到能同時滿足情感投入跟追求快感的穩定關係,其實蠻難的。若不是不斷地重新尋找理想對象,便是要另外花時間與對象培養關係以及互相磨合。

若是我希望投入情感與追求高潮對象可以分離的話,套用在 ONS 的情境下,我雖然還是希望我 ONS 的對象可以有一定程度地看見我(至少要能理解我喜愛獸的根源),但我不需要跟 ONS 對象分享我的理想、我的過去或者我的陰暗面等等這些關乎個人情感的資訊。反之亦然,ONS 對象對我的要求也應如此。

半路轉職成開放式關係?

開放式關係跟一對一關係一樣都是需要承諾(commitment)的。並不是說「開放式」關係所以就可以很開很放很隨意,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倒覺得開放式關係所要求的承諾要更多而且更細緻:一來人數上就絕對比一對一關係要多了,原本只要一個承諾現在要 C(n, 2) 個承諾;一來自己與這些人之間情感能投入的量、能追求快感的量都要有所調控。

承諾是不能隨意打破的。若我跟已經情感交往一段時間的對象表示「我希望可以發展開放式關係,我的意思是你我雙方都可以各自另外尋找可以更滿足性需求的 ONS 對象,只要不發展到情感投入、注意安全就可以」,那麼即使這是個謹慎而公開的討論,但由於當初與對方情感交往的時候並沒有談到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所以對方可能沒有像你一樣有意願發展非一對一關係(基於社會觀感或者個人價值觀),然後這個關係接下來可能就因為價值觀不合而告吹了。

那這就意味著若我要有一個穩定的情感投入對象,同時又要有開放式關係,我在跟對方交往之前應該要先把我的開放式關係的價值觀先說清楚,至少也要知情同意之後才能開始交往。⋯⋯即便是這樣,我覺得有些時候事情是要到發生了之後才會知道『啊,原來開放式關係還有這個議題要處理』。想想這還真的蠻考驗多方的溝通力與對事情的容忍程度。

就溝通這件事而言,說到底還是個信任遊戲。就算事前說了一堆真話好話掏心掏肺,結果到最後還是仙人跳也不是不可能。比特幣之所以好用就是因為使用者不需要信任任何一個人,只要相信數學(加密演算法強度夠強)就好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是機器跟演算法。要讓雙方互相信任,不管是什麼場景,我覺得總歸還是要看你有沒有把你的脆弱(關乎個人的實質利益或者價值觀)掏出來,當作對方的『把柄』。

容許例外的一對一關係(monogamish)

在各種開放式關係當中,我比較願意發展 monogamish 關係。簡單來說就是情感上只會對一個人專情,不過追求高潮快感的部分可以有彈性(雙方都是)。也就是說只要伴侶跟其他人之間、我跟其他人之間沒有(或很少量的)情感投入,那基本上我就覺得不會有問題。然後找其他人追求快感的比例也不能太大(但可以討論)。剩下的就是注意安全。

當然在與其他人追求快感的途中,有些只有情感上的伴侶之間才會做的事情(可能是親嘴、可能是稱呼、可能是交媾、可能是純約會)就會是底線,並且會根據此底線要求其他人不能做。當然什麼事情是只有伴侶之間能做的,我覺得就看跟伴侶討論的結果。

我覺得 monogamy 跟 monogamish 的區別就在於這個「什麼事情是只有伴侶之間能做的」的界線,前者基本上可能會連肢體接觸都算踩到雷,後者則會放得比較寬。當然界線越寬所需要的信任就越多,難度也越高,所以也不是說 monogamy 就不好。

實作上我覺得假設我要跟第三方追求高潮快感的時候,我至少會讓第三方跟伴侶見過面聊過天。除了排除疑慮之外,至少也可以事先溝通、約法三章。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自己本來就沒有情感上的投入的話,在尋求健康 ONS 的時候,似乎也就不用太去在意上面講的一堆開放式關係的東東了。只要確保雙方都很開心、雙方都很安全,那其實就跟約人打電動一樣(?)


當時的想法大概就是這些。可能關於開放式關係的語彙沒有那麼細緻或者具體,所以如果有什麼其他想法(比方說女性的視角)的話,歡迎留言討論。🦊

註:因為擔心講得不夠具體,我上網稍微爬了一下,找了一些文章可以當作延伸閱讀:

  1. 我要發展開放式伴侶關係
  2. [心情]你今天軟Q了嗎
  3. 主次要關係

6 thoughts on “開放式關係

  1. 其實關於ONS我有另一種看法,就是一定程度上的資訊不公開。
    畢竟ONS要遵守承諾的困難度很高,後來便乾脆盡可能不讓對方知道任何關於自己的事情,只讓對方知道必須知道的部分。
    諸如你所提到的,長相、氣味、衛生、性史等等等,如果對方在意且不影響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我能給出。而關於本名、住家、其他生活圈的親友聯絡方式等則是越少越好,最好是生活圈有一道防火牆、真空帶。但因為這個原因導致我在各平台上使用的暱稱幾乎都不太一樣,雖然這麼說不太負責任,倘若若一邊的環境火災了放棄便是。

    Like

    1. 的確我也不會打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身家資料分享給對方。我所謂的資訊公開,比較著重在關係本身,而比較不是在與關係比較沒有關連的個人資訊。像工作類型與住家位置我覺得就比較沒有關連,但個人疾病(尤其是性傳染疾病)我覺得基於肢體接觸的效果,必須要儘早讓對方知情。

      Like

Leave a Reply to Shu the Grey Fox Cancel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