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裝與性別

(Title Card Credit: That Perfect Moment by Sabretoothed Ermine

我對於性別一直都有種感覺:「明明就是個非黑即白的東西,為什麼我還是會時不時有所困惑?」當我獨自一人想到性別的時候,常常就只是單純的生理性徵——男生會有睪丸與陰莖,女生會有陰道與子宮。然而在與他人聊天的時候,當我不經意詢問對方某個人的性別的時候,常常就會把那個性別的社會刻板印象帶入那個人的性格當中。男生是什麼?女生是什麼?同樣的問題在不同的情境下似乎會呈現出不同面向的答案。產房裡的醫生口中的女生、問卷調查統計資料中的女生、課堂上老師口中的女生、同學同事言談之間的女生,我想在意義上是不盡然相等的。 Continue reading “獸裝與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