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迷途

(Title Card Credit: Jewel, 2004 by Kiki Smith, negative mod by me)

我站在情緒的十字路口上

左轉是想念 好想要下一秒就在你的懷裡
右轉是結束 了卻這心裡一切鬧劇,回復正常生活
直走是剖析 冷眼記錄這發生的一切

停駐則是無法運作 恐慌 不知所措

深夜的房間
我跪倒在路口上
望著路標
無法動彈
—— Shu 於某個部落格,2014 / 02 / 18


選擇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年過半百,我益發覺得,困難是禮物,人在最困難的時候做的選擇,才決定了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

就是說,平常在喝咖啡、在聊天、舒服的躺在床上時,都不會決定你是怎樣的人,當好不容易你的人生混了這麼久了,終於達到一個關鍵時刻,壓力很大、非常兩難,那個時候,你做了什麼決定就會證明你是怎樣的一個人,你會壯烈成仁、為國犧牲,或者變成漢奸,就在這一刻的抉擇。

所以現在我面對困難抉擇都非常珍惜,因為正在決定我是個怎樣的人。
——侯文詠於〈4、5百個瀕死的人告訴我一個真理〉,2015 / 02 / 26


人生的十字路口

我的人生當中遇過不少個十字路口。有些十字路口無關痛癢:就算我在排骨飯跟乾拌意麵之間做出的選擇,真的會因為蝴蝶效應而讓我的人生境遇有什麼很大的不同,那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有些十字路口難以抉擇:認識一個人的諸多面向——那些讓我打從心底開心的、焦慮的、困惑的、驚喜的面向,使我在想起那個人的時候,連該賦予自己什麼情緒都無法決定,而只能無力地望著十字路口上的指標。

或許我人生中的很多個十字路口,其實都是假象——我在那些十字路口當中抉擇的時候,看的很多都是爸媽、同儕、社會的臉色。與其說是十字路口,倒不如說是其他路都被自己對他人的顧慮給封死了,於是只剩下一條爸媽、同儕、社會所認可的路。但還是有那麼幾個重大的選擇,我是真的有摸著我內心的理想,試著去鼓起勇氣,做出與一般人不同的選擇,通往不同的人生境遇。接納自己的獸認同並且投入獸圈同溫層,算是其中一個吧。

b6ed37a35e06173713edeacf0bcd01dc
Art credit: Mollify by Kenket

從前我是一個人獨自面對十字路口的抉擇的。我孤單,我懦弱,我沒有自信。我獨自用盡我的理性思維計算最佳解法,但總是會有那麼一個坎會讓我難以跨越——那是一種對未知的恐懼,就像是掉入無底的深淵,而沒有任何依靠可以攀附。理性告訴我說,跳進了這個無底深淵之後,有一座世外桃源。但是,我就是沒辦法把腳伸出懸崖外,讓重力引領我下墜的身體。

即使我現在已經身處友善的獸圈裡,我知道我還是要獨自面對十字路口的抉擇。沒有人可以代替我做出選擇,因為人生的樂章,終究是自己一筆一筆撰寫出來的。不過比起從前的恐懼,現在我知道一些我所在乎的人,他們大略知道我正站在這個十字路口上,準備作出重要的抉擇。光是這點,就讓我心安了不少,即使我知道他們無法幫我作出選擇。

眼下我所面對的這個十字路口,是時間的分配,是價值觀的選擇。其實我自己的本能已經引領我往其中一個方向前進了,我也知道我在前進當中。但是在這前進的過程中,我注意到自己費了非常大的心思在維繫關係上。這件事情擠壓到了我生活的其他面向——工作上的表現沒達到自己的預期、手邊一些想要完成的事情懸在那兒沒什麼進展、生活的節奏趨於不穩定,等等。

於是,就有了這一篇文章——回到我的老本行,試著用文字雕刻出我內心的價值觀。


平衡

在我投入心力認真經營關係之後,我覺得我在工作上出了點麻煩。我發現我即使依舊很擅長與同事、主管之間合作上的溝通,解決工作上的問題的能力卻下降了:一方面我的心思沒有辦法百分之百放在工作上,因為我有時候會掛念夥伴的狀況(尤其當夥伴狀況不好的時候,我會去思考該如何幫助夥伴),一方面我在工作上也暫時沒有給自己訂定長遠的目標(閱讀書籍自我進修之類的),而是傾向於與夥伴互相注視獸認同。

即使我知道因為目前的工作項目具有挑戰性、沒有制式解法,並且老闆對目前項目的重視會讓我給自己壓力,所以會有所謂的撞牆期是正常的。但我不免覺得自己把重心放在經營關係上,會或多或少影響到我的工作效率。

另外,我自己其實也是有其他方面的興趣,只是這段時間因為太渴求朋友看見小灰狐,所以很多工作以外想做的事情就這樣延宕了下來。比如我還是很想要重拾我對音樂的喜愛,繼續探索更多音樂、甚至試著用音樂的語言訴說故事,抑或者像是玩數學一樣地玩弄旋律、玩弄音色。比如我還是很想要把去年蒐集的問卷資料,做更進一步的分析與處理,看看還有沒有甚麼值得說的故事可以從中發掘。比如我還是很想要努力堆砌出自己看世界的觀點,同時去聽見並且理解更多人的故事。

人的時間只有二十四小時。我若是要在事業上、興趣上有更大的收穫,我勢必要在我的時間分配上做些調整。

但其實,我在工作上沒有那麼一帆風順,多半也是來自於自己的壓力。既然目前的工作崗位只有要求每週一次的彙報,並且主管與老闆也不會要求利用工作外的時間或者加班去完成手上的任務,那麼我應該善加利用這個彈性,去規劃上班時間的內容。之前其實我也有想過要把自己8小時的上班時間做4211的劃分(4處理眼前任務、2為公司的學習、1為自己的學習、1處理雜事),只是還沒有好好地落實。也許只是我還沒有真正習慣目前上班的步調,與經營關係需要投入的時間量不一定相衝突。

我倒是覺得因為經營關係,我獲得了許多圈內朋友對小灰狐的注視。同時因為我在部落格上試著用溫和同理的態度去說明開放式關係背後的思維,所以不僅是圈內的朋友,甚至有我以前的朋友或同學,願意跟我討論他們遇到的困難或者比較不同於一般人的想法。這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互相的重新看見對方,也是他們對於我開放的思維的肯定。即使我們互相沒有辦法解決各自遇到的困難,但光是知道有人知道自己正站在一個進退維谷的位置,徬徨不安地注視著十字路口上的路標,那種被看見的感覺,對我來說,比家的感覺還要強烈。

「我們必須要知道那些我們認為跟我們很相像的人,他們也會認為我們跟他們很相像;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是被同儕認知並且接受的;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並不孤獨。」——Aaron Devor, PhD

我一直都知道,我需要更加自主掌控自己的時間,我才能完成想做的事情;但同時,夥伴們的陪伴既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凝視,也讓我內心的情緒常常受制於他們(更精確來說,我知道他們可以理解我有時候需要專注在個人的規劃而放置他們,但我卻還是會腦補他們內心「其實」無法承受被放置。有的時候反而是我自己沒辦法承受被他人放置,然後我把自己的這種狀態投射到他們身上)。我越是在意未來還能不能與夥伴維持聯繫,我越是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真正放下他們。

對我來說,我還是會不知道如何面對未來不知道多少年後,與他們緣分用盡後,各奔前程形同陌路的情況。到了那個時候,我應該要立刻放下他們,回到狼葛格的懷抱?還是我應該要好好地掛念他們,在心中留給他們一個位置,甚至暗自期待哪一天緣分再起的時候?

又或者,我應該要把永恆作為與夥伴相處的承諾?在我無可避免地要離開人世之前,向他們保證我會時時刻刻地給予他們注視,並且以此交換他們給予我注視,給予我永恆所帶來的安全感?

說實在的,對於這個十字路口,我既喜歡擁有多種可能性供我選擇,也討厭面對選擇時必然要做的犧牲。雖然當下的我已經做出了選擇(我的事業與興趣暫時被犧牲了),但我是可以改變現況的,全端看我為自己所做的選擇。

在接下來的文章,我想要更進一步去思考我的價值觀,幫助我做出我不會後悔的選擇(選擇不一定明智,但至少可以說服我自己。所謂的明智可能也只是反映出一般社會認可的價值觀,而不是我的價值觀)。


被看見的慾望

網際網路,大幅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透過網路組成的社會網路型態欣欣向榮,而傳統透過地緣、親緣建立社會網路的構築形式受到了挑戰。其中一個理由,我想是因為論壇、社群網路的興起與正常化讓我們可以很自在地投入我們的時間在我們有興趣的議題上。無論是批踢踢的各大看板(電玩、電影、動漫、體育等),還是不同討論主題的 Line 群組,群眾的力量終究還是大過個人的力量。換句話說,想要找人好好聊動漫,第一個想到的不會是家人或者同學,而是上 C_Chat 板或者巴哈姆特或者臉書。說白了,社交變成一場個人與整個中文圈,甚至與整個世界的較勁。

至於我的例子,我想要讓理解我的人看見我的獸認同。我知道我無法直接跟我的朋友、家人訴說這個認同:一方面我認為他們可能需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理解我獸認同的根源,而我覺得這一段時間裡雙方的溝通不會是平順的,而是需要非常多的誤會釐清與溝通;一方面我則是覺得與精神、經濟支柱做出這樣的坦承,不確定性太大了,因此作為一個尚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個人,我無法拿自己的未來做賭注。

之所以會用「自己的未來」這麼重的話,因為我很清楚這些年來看獸圖帶給我的影響。對我來說,那些我眼中性感的獸圖們既是我當時獲得愉悅的來源,也是我內心深沉擔憂的可隱匿汙點。在不敢找人幫助我釐清自己的情況下,我也只能持續在心底上演自我矛盾的劇碼。然後我的人生前進的速度就這樣被拖慢下來了。

我覺得我若是始終鼓不起勇氣把我的經歷發表在部落格,我的境遇可能還會更糟——或許我會因為持續地壓縮自我,讓自己最終變成真正沉默寡言、朋友無從協助、家人無從理解的家裡蹲。(正在打這段話的同時,我不知道會不會我正好說中了誰的經歷,觸發了那個人的情緒。如果確實有雷同,我很抱歉,我無意觸動那個人的內心劇碼。)

Kikurage_Snow_Leopard
Art credit: Snowy by Kikurage / Suolan

我的獸認同很大一部分是基於能夠理解並且享受動物/擬人動物的性感。性感未必只是性器官的裸露——有的時候,動物們本身的型態(梅花鹿的頭頸、台灣犬的公狗腰、狐狸的口鼻、擬人動物的身形等等)以及他們所做出的動作,也會給予我性感的感覺。我其實一直在嘗試去釐清性感的根源(這一篇翻譯這一篇延伸),不過我目前也只能說我還沒有十足把握可以清楚地去說明這個性感的具體內容。

理解動物性感這件事情,也讓我自己開始對賦予自己動物形象有所憧憬。一開始可能只是在獸圈邊緣默默觀察其他獸迷的行為並且有樣學樣,然後我慢慢地從灰色狐狸出發,一面與這隻形象模糊的小灰狐對話,一面慢慢地用部落格的文章們勾勒出自己的模樣,最後透過繪師的幫助,我自己終於成為了小灰狐舒

我不是不能理解人類形象的性感。我的D槽裡還是有少許人類的A片的。我如果心血來潮想看的話,我還是可以對影片中男女之間的性愛感到性興奮。那種性興奮,是來自於對於女體本身的憧憬與渴望,是從小時候偷看A片的時候就學會了的。但是現在人類的性感帶給我的愉悅,已經無法與動物/擬人動物的性感相比。

性興奮來源從人類到擬人動物的轉移,給予我幾個影響。

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我逛的網站從K島變成了 e621。我關注的繪師在經歷這番轉移之後,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不過雖然刺激物改變了,渴望與刺激物肢體接觸的感覺倒是沒有多大的不同。當然人類女性的身體不會毛茸茸、也不會有狼一般長長的口鼻。我所謂沒多大的不同,是那個「好想撫摸、與他/她性交」的性衝動。

但還有一個層次,是我真正擁有獸設之後才開始體會的——我把自己的狐狸身軀也放在性愛的場景裡了。在我今年一月下旬擁有獸設初稿以後,我開始可以比較具體地把小灰狐的模樣對應到自己的身體上。對應有點像是在照鏡子,只是鏡子裡面是小灰狐的模樣。由於自己懂得欣賞擬人動物的性感,我開始非常喜歡想像自己小灰狐的樣子。這同時使得我在自慰的時候,可以想像小灰狐套弄自己時的性感模樣。這個愉悅的感覺,大大強化了我自己與獸設之間在性方面的連結。從此對我來說,愉悅不再只有摩擦性器官一種層次。

這種透過自己的獸設獲得愉悅的獨特方式,也套用到了與夥伴之間的肢體接觸。不過在面對面的時候,因為我們畢竟都是人類的模樣,所以對我來說我很難具體想像對方的獸設模樣。即使我可以閉上雙眼排除視覺的感官,在觸覺上對方肌膚光滑的感覺還是會阻斷我想像對方的獸設姿態。但是,至少我可以藉由互動時發出狐狸聲響或者做出動作(搖不存在的尾巴、或者強調口鼻的使用),暗示自己擁有小灰狐的模樣與姿態。同理,對方類似的舉動也會讓我主動去想像對方擁有的獸設模樣。透過這些方式,多少還是可以從肢體接觸中得到不同於肢體接觸的愉悅。

我應該怎麼看待「自己與獸設在性方面的連結」呢?肢體接觸其實不必然要有性才能愉悅。降低肢體接觸的量反而會讓我比較能夠想像自己或對方獸設的模樣。那麼我為什麼會那麼執著在與夥伴擁有性方面的互動呢?

我覺得,還是要從獸認同的角度來看。我希望我的獸認同被看見被認可,而我的獸認同的其中一個面向,是理解與享受擬人動物的性感。或許對我來說,想要被看見被認可,最令我信服的方式,就是被同樣理解與享受擬人動物的性感的人認可。從他們對獸圖的品味、他們對性感獸圖的反應,以及他們的個性,我可以知道他們跟我有多大程度的相似。在確認彼此、互相認可之後,就算我們各自的經歷不同,我會不知不覺地把我過往不愉快的經歷投射到他們身上,進而同理他們,同時我也會認定他們也會如此同理自己。算是一種互相看見的概念。這種投射很不理性,但這確實是我自己的現況。

確認彼此的形式有很多種:可以一起在 e621 或者 FA 上找到共同的品味、可以像我現在這樣與讀者透過言語溝通互相看見(假設有留言的話),當然也可以經由雙方獸設的互動(文字RP或者實體見面)感應出對方對擬人動物的喜愛。對我來說,一面欣賞獸圖一面自慰一直以來是我羞於見人的事情;而如今,我的夥伴所給予我的安全感(不會恥笑我、理解這種性感、跟我一樣喜歡這種性感)讓我很樂意跟他們分享這份愉悅。更進一步來說,也許我是透過雙方獸設之間在性方面的互動,感受到對方對小灰狐的狐狸形體與狐狸內在的接納與包容,並且從中得到愉悅。

老實說,上面對於獸設與性感的觀念,並不是一個很容易用理性思維去解釋的事情。我在與夥伴肢體互動的時候,並不會文謅謅地與對方一邊撫摸一邊探討性感的根源,或者在愉悅的當下試著去解讀愉悅背後的原因。對於上面的文字,我已經盡可能地一邊書寫一邊揣摩事件當下的情境,貼近事實與感受去建構我的邏輯;但感覺這個東西不是很容易用言語說清楚(例如天曉得我怎麼會知道我的「擬人動物很性感」跟你的「擬人動物很性感」是不是同一回事,又如我要怎麼跟你很具象地表達我心中自己的灰色狐狸樣貌),所以我所使用的字眼不一定都很明確。也就是說,在解讀上面文字的時候請著眼在大方向就好。

babd8f2ebaed42e7464b0f1947a7a0cb
Art credit: Thanks for Staying by Blotch

小灰狐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我在社交的較勁中暫時勝出了:透過這個部落格,有人願意認真地看見我,我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悅;但是我也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會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一隻灰色狐狸而對我有更好的待遇。

人家也有自己的關要過,憑什麼獨厚你的關?主管家裡有三個孩子要養已經分身乏術,同事最近與伴侶分手了正進入低潮期,朋友家裡遭遇變故需要他扛起債務(以上都是舉例,非真人真事)。憑什麼你說你的自我認同問題比起其他人所面對的問題更加需要被社會注視?

換句話說,除了同溫層之外,誰想要理我啊?

作為一般社會的一份子,社會對我的期待是要我投入自己的精力,做些對社會有益的事,哪怕是多麼螺絲釘的事。社會還要我透過生涯規劃,讓自己成為更加被社會需要的人,增加自己可利用的價值。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這是我們目前社會形態所賦予我們的生存方式。

確實對於社會來講,這隻小灰狐是微不足道的。用功利的角度來看小灰狐的話,小灰狐只是個讓我可以正常運轉,確保我 SAN 值不會掉零的工具而已。所以,站在社會運作的立場,讓夥伴看見小灰狐的量,只要足以讓我可以運轉下去就夠了,不需要整天讓夥伴注視小灰狐。

接下來這個問題,是我這段時間以來最大的課題。

我能夠與圈外人作為伴侶相處下去嗎?

前面說了這麼多自己對小灰狐的重視,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我要嘛只能有圈內人的伴侶,要嘛就只能單身下去?因為我會覺得任何圈外人都沒辦法理解我眼中擬人動物的性感,從而在我與圈外人肢體接觸的時候,我會因為對方看不見我小灰狐的模樣而讓我受挫?

首先,我認為要與對方成為伴侶,雙方要有足夠多的話題可以討論。這件事情成立的前提有幾個:

  1. 開放的思維:換句話說,就是雙方都願意理解不同的價值觀並且試著去真的看見。這會讓討論的氛圍非常友善,進而鼓勵對話。我個人是覺得大多數的情況下,擁有開放思維比擁有相同價值觀還來得重要啦。
  2. 相近的興趣:一個整天玩爐石,一個只喜歡看書。不是說這兩個人沒辦法組在一起,但是他們勢必要找到其他共同喜歡的活動,然後一起創造他們自己的記憶。
  3. 個性的契合:我也說不上來怎樣的組合才是契合,只能說這就像是兩人共舞一樣。就算兩個人都會跳華爾滋慢舞,不代表他們就能夠互相配合對方的舞步;即使一個國標舞選手一個跳舞門外漢,也不代表國標舞選手不知道怎麼帶領門外漢舞蹈的腳步。
  4. 溝通能力強:傾聽並理解需求、討論並協調方法、實踐後提供反饋。只要遇到與合作有關的事情,就需要溝通能力。這是剛性需求。

照理講,只要對方能夠滿足這四個前提,對我來說應該就有機會與對方成為伴侶;而這四個前提,都沒有要求對方一定要是圈內人。

然而,很多時候,我對圈外人的卻步是卡在「開放的思維」上。我只要有一絲絲的覺得對方對於性別議題不夠友善,甚至只是那個人表現與談吐很像得了「直男癌」,我就會直接在對方頭頂上標上「地雷」,然後往後與對方互動的時候都會極度小心,而不去表達自己的真實意見。這是很強烈的以偏概全,同時這也是我的現況。

即便我真心認為對方是很友善地去理解我不同於常人的身份認同與性偏好,我卻還是會因為對方無法馬上理解我基於身份認同與性偏好的「不同行為」(比如理解特定獸人貼圖的意涵、小灰狐獨特的互動方式)(有時候還是我私自認為對方不理解),而使得內心有些疙瘩。我明明知道互相理解是需要時間的累積,但我卻依然很急切得希望對方能夠盡快瞭解這些眉角,無形之中給了對方許多壓力。

即使我放下了這些疙瘩,願意花時間一點一點告訴對方我的理解方式。在這段過程當中,我依然還是渴求這些「不同行為」能夠被正確地注視,因此轉而向其他夥伴索求這些注視。也許我最後還是得到滿足了,但對方會不會因此感到被冷落?對方會不會因此覺得自己還不如那些其他夥伴?現階段的我只有認知到這個現象,但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早在一開始,在我的思維底下,圈外人與圈內人就已經在不同的起跑線上了。而且這段差距,並不是三天五天就能夠補齊的。我想少說也得要三年五年吧?面對這個不公平的「競賽」,尤其是在我這麼看重獸認同的情況下,對於一個圈外人,應該會相當難受與無力吧?


profile-depress

這是第一次我的文章在只有展開問題而沒有提供解答的情況下做結尾。

一來,文章的篇幅已經太長,已經要超過我能負荷的長度(保持整篇文章的脈絡完整);一來,我目前真的還沒有一個很好的解答。我很想要寫出一個讓自己滿意的答案,放在文章的結尾,做個美好的結束,但是,目前我無法。

我的確在文章裡看到自己的幾個蠻重要的現象(也可以說是嚴重的問題,看是站在什麼立場):

  1. 常容易受到他人(看得到的與看不到的)的情感所影響,並且在應對上會以最壞情況為前提去行動。
  2. 強烈的被看見的慾望。
  3. 貫徹執行意圖的能力不足。
  4. 找新朋友、建立新社群的慾望低落或者能力不足。

我也的確是有考慮過下面幾個方向:

  1. 讓圈外人變成圈內人
  2. 讓獸認同被看見的慾望不再是最重要的
  3. 不要太過要求圈外人看見獸認同
  4. 針對時間分配實施並貫徹執行意圖
  5. 放下與圈外人交往的執念,順其自然
  6. 離開開放式關係

Welp, 人生嘛。種了什麼因就要吞什麼果。既然是自找的,那也沒什麼好怨天尤人的。難過完,人生還是要走下去的。睡個覺,隔天還是得照常繼續工作。

總之先從時間分配與執行意圖開始下手吧。記得要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去處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