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

下面這篇是我兩年前寫在《獸言誌:創刊號》裡放在第一篇的文章。《獸言誌:創刊號》當時是在 2018 年的獸無限販售,很感謝當時大家對非虛構寫作的支持。如今因為兩年的臺獸研專屬授權到期了,所以我現在終於可以把這篇公開在這裡。

這篇文章之所以對我自己的意義重大,是因為這篇文章總結並揭露了我進入獸圈的軌跡,以及我在進入獸圈之後形塑出的獸迷認同與其所衍生的性傾向。甚至我可以說如果沒有這篇文章,這個部落格就不算完整。就像是一個玻璃沙漏,少了中間那極細卻關鍵,連接過去與未來的通道。

雖然我是個活在當下的小灰狐,但終究還是要回顧來時徑,提醒自己的現在,是如何從過去的種種疊加揉合而成的。在還沒完全遺忘之前,靜靜地翻閱著,三年前、五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的記憶切片。沈思。

我很誠摯地希望透過這篇文章,你能更加認識我。


〈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

我喜歡獸人。

我喜歡 Kenket 的獸人。他們擁有寫實的動物臉龐,色彩濃厚的毛皮披覆著他們雙腳站立的獸人身軀。Kenket 筆下擬真而油畫般的自然風景,總是讓我不由自主地嚮往能夠一腳踏進圖畫,一面與獸人們一同徜徉在豔麗多彩的大自然裡,一面近距離欣賞獸人們所散發出的野性氣息。

我喜歡宇月まいと的獸人。在她所創造的世界裡,有許多很可愛會說話的動物與獸人。清爽的色彩與豐富的背景,襯托著這些動物角色之間的有趣對話。他們的可愛,不僅來自於他們明亮的大眼睛,也來自於他們身體所呈現出的毛茸茸氣質。真的太可愛啦!

我喜歡 Tsaiwolf 的獸人。他們精壯的雄性姿態,從胸腹、腰臀到雙腿間矗立的粉紅,無不令我垂涎。而這些獸人身上的毛色層次與變化、蓬鬆或者緊實的尾巴、動物的迷人臉龐,更是強化我對他們的依戀。我實在恨不得可以貪婪地任由我的肌膚,去感受獸人的緊實身材與鬆軟柔毛。

我喜歡まりりん的獸人。他們除了擁有同樣迷人的雄性外貌之外,他們之間的故事,讓我真心喜歡著這些有血有肉的角色。看著這些獸人角色在情感上的細膩周旋、內心裡的寫實刻畫,不免讓我面對他們時,有如面對真實生命一般敬重。真心地替他們開心,為他們擔憂。

不過,我對獸人的這些喜愛,我總感覺似乎不能被一般的社會大眾所理解。

雖然我從來沒有真正地被家人、朋友、同學意外地發現我喜歡獸人的事實。但是,我所接觸的網路世界,隱隱約約地告訴我,獸人愛好並不是一個可以拿來與人分享的興趣。這個如同社會大熔爐般的網路世界,匯集著各地不同的聲音、散播著各種不同的理念。這些理念,往往來自於那些平常不敢抒發的想法,透過匿名的面具,赤裸裸地曝曬在各大論壇的角落——或者迅速地萌芽茁壯,或者缺乏灌溉而逐漸凋零。雖然這些理念們來自虛擬世界,但其背後思維的無比真實,令我不寒而慄。面對某些令我刺痛的真實想法,即使不是針對自己而是針對獸迷整體,我依然毫無招架之力。於是,我選擇繼續蜷縮在網路世界的角落,繼續當著邊緣人,繼續看著那些自稱邊緣人的人暢談著內心的真實話語。

嚴格來說,我真正所懼怕被發現的,不是那些我設為電腦桌布的野外動物寫真,或者一些可愛、寫實風格的繪師所繪製的動物作品。我真正害怕被發現的,是那些深藏在隱藏資料夾,或者私人隨身硬碟裡的,那些裸露著性器官的性感獸人們。

況且,這些所謂性感的獸人們,其實在我小的時候並沒有激發我的性慾。我很清楚,我並不是打從出生就喜歡獸人。那些卡通動畫裡的動物角色——迪士尼的羅賓漢、不記得名稱的動漫裡的獸人反派角色、日本的精靈寶可夢——在小學國中時期的我的眼裡,都只是會說話、很有趣的動物角色罷了。

我無法用「天生」二字去為我的獸人愛好辯護,所以我懼怕。

要說我是怎麼喜歡獸人的,我覺得故事要從小時候開始說起。

在我大約小學三年級左右的時候,我第一次接觸到十八禁的內容。那是我在爸媽的抽屜深處,無意間發現的一部A片。也許是因為被 DVD 封面的圖片所吸引,所以我趁家人都不在的時候自己打開來看。A片的內容很簡單,就是AV女優在浴室和房間裡,裸露胸部與下體,然後跟劇中的男性角色做愛。雖然說內容簡單,但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印象非常深刻,至今我腦海裡仍然留有那部A片的浴室片段。或許我就是在那個時候初次學會了欣賞性感(或者發現了性感的美好)——那些會讓自己的下體感到酥麻的視覺經驗,就是性感的事物。

後來,我的「守備範圍」透過不同的視覺刺激持續拓展——從報章雜誌的廣告頁面裡穿著單薄內衣的女性、從同學借來的漫畫裡偶然出現的一些女性角色的「殺必死」、從網路相簿上透過緩慢的撥接網路下載的一張張「流星圖」與「糟糕圖」。原本只有成年的女性讓我覺得性感,到後來拜電腦與網路所賜,讓我的守備範圍逐步向二次元前進。而在這拓展的其中,一位日本繪師ルゴシエラ1筆下的狼耳狼尾蘿莉深深地打動了我。當時的我覺得她既性感又可愛,而且若是沒有了那對狼耳與那條狼尾,她就無法成為我當時的最愛了。要說她的出現預示著我喜好獸人的未來,我覺得未免過於誇飾,但那對動物耳朵與尾巴,確實讓我在往後高中到大學這些年,持續眷戀著獸耳娘。

我最早接觸的獸人繪師,是 Dr. Comet 與 SexuFur 的 Jeremy Bernal。這兩位繪師約略是在我念大學的時候被我發掘的。我有點不記得我是從哪個管道發現他們的,但是他們的出現,確實是大大地開了我的眼界。他們筆下的雌性獸人身材雖然多半近似成熟女性,看似沒什麼特別的,但她們擁有著獸耳娘所不具備的動物膚色以及口鼻——這種類型的性感,是我前所未見的,而我卻也慢慢地能夠體會並且持續眷戀著。獸圈,於此時開始,悄悄地進入了我的視野。

回顧我對於性感的理解,我雖然到現在還是很驚訝我竟然可以覺得雄性、雌性獸人的外貌很性感,還對著他們自慰,並從中得到愉悅;但這一連串思維的變化卻也不是那麼不合邏輯。從成熟女性、蘿莉、獸耳娘,一直到雌性、雄性獸人,思維變化的前後,兩者相比之下,其擁有的性感還是擁有許多共同點。我並不是一夕之間就突然喜歡獸人的,而是經歷了這段漫長的探索過程。

我很感謝這些獸人帶給我無比的愉悅。

然而,即使我的思維在這數年間出了如此大的變化,依舊不變的,是那股不能言說、不能分享的恐懼。這股恐懼持續地撕裂著我的理智,使得我原本已經分裂的生活變得更加地雙面。只要有任何一點獨處的機會,我便會非常想要從那些性感獸人身上攫取愉悅;而只要我進入了任何人的視野——學校、戶外、家裡、網路論壇,我便會熟練而迅速地埋藏好我的私慾,擺上讓人無可挑惕,無話可說的無表情。同時戒慎恐懼著他人射在我身上的目光,深怕他們敏銳的雙眼捕捉到我喜愛獸人的把柄,進而恥笑我,或者對我不利。

在這種矛盾的生活底下,支撐著我的,是我在大學時開設的批兔2個版。批兔個版主要分成兩個區塊,一個區塊擺放著從最新到最舊所有的發表文章,一個區塊則是以資料夾結構的形式庫存文章,也就是精華區。由於精華區可以自由設定文章的閱讀權限,所以如果我有什麼想寫下來,但又不願意讓任何人看見的文章,我就會將文章設定成只有自己能夠讀取,並且藏在精華區裡的隱密角落。在那塊隱密角落裡,我獨自厭惡著自己的性慾與渴望,鞭笞著自己的無能與軟弱,訂定著沒有一次會成功的振作計畫。然後,在我散發並安置好負能量之後,再次回到獸人的懷抱,從中獲得的愉悅夾雜著罪惡,於是回到精華區裡怨嘆著。如此這般,不斷地循環著。

2015 年底一場獨自內爆的夜晚,算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雖然並不是說我在那次內爆當中真的產生了永久性的思維變化,但內爆完之後自己給自己的「診斷與處方」,卻也在接下來這幾年之間慢慢地實踐——用我的步調、我的方式。我先是在隔一年年初開設獸迷取向的個人部落格,試著說出經年累月縈繞在自己身上的問題們,並且試著用文字一點一點地幫助思考與理解。另外我也投入不少時間翻譯 [adjective][species]3 的文章,並且試著分享給獸圈的朋友。而這段時間最讓我感到開心的,是我將 IARP4 的 Nuka 所主講的獸迷心理學影片上了完整的字幕,讓更多獸迷能夠看見這份十分有意義的研究,讓更多獸迷知道自己並不是孤獨的。

在為獸圈貢獻心力的過程當中,我逐漸變得不那麼害怕用文字在網路世界裡表達觀點。於是,在 2017 年期間,我開始投入大量的時間撰寫部落格文章。同一時期,我開始著手進行獸迷問卷調查的規劃。這兩件事情,讓我這位當時既沒有獸設設定稿,也沒有繪畫能力的邊緣人,受到了一些獸圈朋友的矚目。有些人甚至還主動與我聯繫,想要與我進一步交流,這讓我受寵若驚,暗自欣喜。這些人之後也成為了我獸圈當中很重要的聯繫。我在這一連串的過程當中慢慢察覺到,原來在獸圈裡還是有屬於我的位置的,我是被獸圈需要的,我寫的文章受到獸圈朋友的欣賞。

我很感謝這些獸圈朋友願意接納這樣的我。

其實獸圈跟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微妙。我與這些獸圈朋友的連結,多半都是基於獸迷的共同認知:喜歡同一個繪師的作品、從我身為獸迷的個人經驗當中獲得共鳴、或者一起為獸圈辦些活動做些什麼。至於我的其他面向——我對數學的喜好、對音樂的熱愛等等——就不一定會吸引到什麼圈內的朋友。從這個角度看來,獸圈對我的意義,或許比較像是我生命中眾多刻痕的其中一道明亮而多采的印記,而不是成為永久的獸圈居民;而我生命中的其他刻痕,則會對應到其他沒有交集的興趣同好團體裡。

直到有一天,我的獸設小灰狐完成了

身為一個缺乏想像力,又幾乎沒有繪畫能力的獸迷,我的獸設一直都是抽象的,處在概念層次上的,沒有被具體實現的。我就算用再多文字說明小灰狐的種種特徵,對於其他人,甚至對於自己來說,依然沒有辦法很形象地理解小灰狐的模樣。而在我藉由 Edesk5 之手完成獸設之後,我可以很輕易地說服自己,這個獸設設定稿裡的小灰狐就是我自己。這不僅是因為小灰狐身上的細節是我精心雕琢之後所賦予的,這隻小灰狐的存在本身,就可以讓我非常具體地將這個灰狐形象投射到我自己身上。

於此同時,我開始將自己狐狸身軀的想像加入性感的元素。由於自己長期理解獸人的性感,我開始非常喜歡在自慰的時候想像自己小灰狐的樣子。這種愉悅的感覺,大大強化了我自己與獸設之間在性方面的連結。於是自慰帶給我的愉悅除了來自摩擦性器官之外,還有來自小灰狐的性感。

沒多久後,我很幸運地,在經過大量充分並且理性的溝通後,開始與一兩個同為獸迷的夥伴肢體接觸。我們注視著對方,如同注視著對方的獸設。我們欣賞對方獸設的性感,然後我們將各自對獸人性感的理解,體現在肢體接觸的過程當中。在肢體接觸的過程當中,即使我們依舊是人類的模樣,至少我們可以藉由互動時發出動物聲響或者做出動作(搖不存在的尾巴、或者強調口鼻的使用),暗示雙方的獸設的模樣與姿態。幾次下來,我與夥伴之間的接觸都相當愉快:我們都眷戀性感的獸人,而我們透過肢體接觸互相看見這種眷戀。

除了肢體接觸之外,我們也會在安全的場域底下,以自己最舒服的獸設姿態,或者玩電玩、或者看影集、或者分享在生活上獸圈以外的共通點。在這個安全場域底下,我可以自然地發出狐狸的叫聲,像可愛狐狸影片裡的狐狸一樣與人撒嬌,用口鼻磨蹭對方的(自己腦補的)毛茸茸身軀。這些舉動,都是為了強化自己與小灰狐的連結,並且獲得對方的認同。理所當然,為了回應這份感激之情,我也以同樣的注視,欣賞並認同對方展現獸設的姿態,並且真誠熱情地與對方互動。

透過這些活動,我們雙方不僅在肢體接觸上獲得人類與獸人層次的滿足,更重要的,是互相認可對方獸設的真實性,並且透過獸設的扮演(我個人偏好使用「呈現」)互相彌補獸人不存在世上的遺憾。或許簡單來說,就是互相感受到獸人的內在吧。

我很感謝我的夥伴們帶給我的美好時光。

我喜歡獸人。

我喜歡繪師精心設計的獸人。這些獸人是我的繆思,這些獸人是我的慾望結晶,這些獸人是我的遙遠夢想。

但我更喜歡與我同樣喜歡獸人的獸迷。

這些獸迷與我一樣,都試圖將自己的身心轉化成為獸人。無論他們是透過穿著獸裝呈現自己的獸人身軀,透過網路上的角色扮演展演自己的獸人內在,抑或透過繪畫或文字訴說著自己的獸人故事,我都很樂意盡我所能,去欣賞他們、看見他們。

我十分樂意。

註解
1 現在她的作品已經轉往腐向,不像以前是以男性向的熟女、蘿莉為主。
2 又叫做批踢踢兔。批兔個版在功能上類似於部落格。
3 介紹獸圈不同面向的部落格。個人很喜歡 Makyo 的文章。
4 IARP 是美國的獸迷研究學術團隊。陣容堅強。
5 Edesk,真的很感謝他。

謝謝你看完這篇文章。

即使這篇文章已經兩年過去了,我的獸人愛好絲毫沒有減弱,反而是喜歡的繪師風格又更多了。雖然夥伴的數量增加了,但不變的是與夥伴之間的相處模式,以及互相的信任。

人生的未來章節,雖然會有可預見的新的變數,但我非常希望能在不改變自己價值觀的前提下,找到與這個新的變數共舞的步伐。

小灰狐誠摯地期盼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