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留白/狐狸共生/性傾向對我的意義

(Title Card Credit: A holiday in NZ / Secluded Green by Jagzcat

留白

疫情期間部落格的空白,襯托出了早期部落格的多產。有點懷念,那個多產。

那時候的我只是個形象模糊的小灰狐。行走在字裡行間不斷地探求的,最終指向的,總是那最核心的問題:「我是誰?」。而那些用我自身生命蘊育、掙扎出來的思想結晶,我便取下一張張最美麗的切片,然後陳列在這個部落格。陳列的確多少帶了一點炫耀意味,但更重要的,是作為當下思想轉變的紀錄,同時也作為給未來自己的反思。

繼續閱讀 “隨寫:留白/狐狸共生/性傾向對我的意義"

隨寫:獸圈活動/專書/肢體接觸

今年下來,想對自己、對大家說的話並不多。

或許是因為錯綜的思緒還沒能好好釐清,以至於連自己想要什麼、想要說什麼、想要做什麼,都沒辦法好好講清楚,所以也就任由那些工作、家人、社團等義務推著我繼續前進。

或許是因為面對多重可能性的猶豫不決——我可以費心經營 Fidget/緋狷 的角色並且持續探索擁有狐狸身軀對我的灰狐身份認同的影響、我可以投入更多時間在獸無限或臺獸研並且嘗試與獸圈不同角落的朋友進行對話、我可以花更多心思在我的親密夥伴以及頻率有對到的朋友上並且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成就更好的他們、我也可以拋下獸圈的一切回歸我早期對音樂與資訊的喜好並且獨自在音樂的道路上摸索另一層面的自我;但選擇其一之後,其他的選擇便成為了機會成本。即使全都選,時間也不允許我讓所有選項都能達到我心中的理想。

或許,只是覺得,何必為了他人之間單純溝通上的誤會、頻率上的不合所造成的靠北與偷偷說,讓自己公親變事主。畢竟到頭來,那些爭議只是他們之間的課題,與我無關。

也或許,只是面對一些本就沒有正確答案的定論——「獸圈就應該是這個樣子」、「某某某就是雷包」——有點疲憊罷了:為什麼發表這些定論的朋友們就不能多花一點時間好好釐清自己跟獸圈/雷包之間的關係?

行文至此,說來有點諷刺。明明自稱沒什麼話要說的,反倒是在後設的層次上,與自己、與大家滔滔不絕。

總之,後面紀錄的,是我沈澱一段時間之後的一點想法。跟我上面寫的這些後設不一定有什麼關聯。我只是希望能夠從這些想法當中,找出一點接下來的方向罷了。

繼續閱讀 “隨寫:獸圈活動/專書/肢體接觸"

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

下面這篇是我兩年前寫在《獸言誌:創刊號》裡放在第一篇的文章。《獸言誌:創刊號》當時是在 2018 年的獸無限販售,很感謝當時大家對非虛構寫作的支持。如今因為兩年的臺獸研專屬授權到期了,所以我現在終於可以把這篇公開在這裡。

這篇文章之所以對我自己的意義重大,是因為這篇文章總結並揭露了我進入獸圈的軌跡,以及我在進入獸圈之後形塑出的獸迷認同與其所衍生的性傾向。甚至我可以說如果沒有這篇文章,這個部落格就不算完整。就像是一個玻璃沙漏,少了中間那極細卻關鍵,連接過去與未來的通道。

繼續閱讀 “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