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獸圈活動/專書/肢體接觸

今年下來,想對自己、對大家說的話並不多。

或許是因為錯綜的思緒還沒能好好釐清,以至於連自己想要什麼、想要說什麼、想要做什麼,都沒辦法好好講清楚,所以也就任由那些工作、家人、社團等義務推著我繼續前進。

或許是因為面對多重可能性的猶豫不決——我可以費心經營 Fidget/緋狷 的角色並且持續探索擁有狐狸身軀對我的灰狐身份認同的影響、我可以投入更多時間在獸無限或臺獸研並且嘗試與獸圈不同角落的朋友進行對話、我可以花更多心思在我的親密夥伴以及頻率有對到的朋友上並且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成就更好的他們、我也可以拋下獸圈的一切回歸我早期對音樂與資訊的喜好並且獨自在音樂的道路上摸索另一層面的自我;但選擇其一之後,其他的選擇便成為了機會成本。即使全都選,時間也不允許我讓所有選項都能達到我心中的理想。

或許,只是覺得,何必為了他人之間單純溝通上的誤會、頻率上的不合所造成的靠北與偷偷說,讓自己公親變事主。畢竟到頭來,那些爭議只是他們之間的課題,與我無關。

也或許,只是面對一些本就沒有正確答案的定論——「獸圈就應該是這個樣子」、「某某某就是雷包」——有點疲憊罷了:為什麼發表這些定論的朋友們就不能多花一點時間好好釐清自己跟獸圈/雷包之間的關係?

行文至此,說來有點諷刺。明明自稱沒什麼話要說的,反倒是在後設的層次上,與自己、與大家滔滔不絕。

總之,後面紀錄的,是我沈澱一段時間之後的一點想法。跟我上面寫的這些後設不一定有什麼關聯。我只是希望能夠從這些想法當中,找出一點接下來的方向罷了。

繼續閱讀 “隨寫:獸圈活動/專書/肢體接觸"

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

下面這篇是我兩年前寫在《獸言誌:創刊號》裡放在第一篇的文章。《獸言誌:創刊號》當時是在 2018 年的獸無限販售,很感謝當時大家對非虛構寫作的支持。如今因為兩年的臺獸研專屬授權到期了,所以我現在終於可以把這篇公開在這裡。

這篇文章之所以對我自己的意義重大,是因為這篇文章總結並揭露了我進入獸圈的軌跡,以及我在進入獸圈之後形塑出的獸迷認同與其所衍生的性傾向。甚至我可以說如果沒有這篇文章,這個部落格就不算完整。就像是一個玻璃沙漏,少了中間那極細卻關鍵,連接過去與未來的通道。

繼續閱讀 “從獸人愛好到獸迷愛好"

短詩集

沒想到距離上次在這裡發佈純短詩的文章(《雜誌灰》、《短詩們》)已經三年過去了。或許是因為在社群網站裡自己與其他使用者的距離較短,更容易獲得即時的回應的關係,以至於自己比較喜歡在社群網站上抒發自己的感覺。

總之,為了紀錄這三年以來自己寫的短詩,有了這一篇文章。

繼續閱讀 “短詩集"

e621知多少?

(本文最終更新:2020 年 6 月 21 日)
總之就是覺得想要花點時間研究一下 e621 [1],Yay!
如果想要了解與 e621 相關的數據與資訊,歡迎直接在文章下方提問(或者我常出沒的平台也可以),我這邊會試著去幫大家回答!

免責聲明

我跟 e621 沒有任何關聯。就只是個 e621 愛好者這樣。

繼續閱讀 “e621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