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迷途

(Title Card Credit: Jewel, 2004 by Kiki Smith, negative mod by me)

我站在情緒的十字路口上

左轉是想念 好想要下一秒就在你的懷裡
右轉是結束 了卻這心裡一切鬧劇,回復正常生活
直走是剖析 冷眼記錄這發生的一切

停駐則是無法運作 恐慌 不知所措

深夜的房間
我跪倒在路口上
望著路標
無法動彈
—— Shu 於某個部落格,2014 / 02 / 18


選擇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年過半百,我益發覺得,困難是禮物,人在最困難的時候做的選擇,才決定了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

就是說,平常在喝咖啡、在聊天、舒服的躺在床上時,都不會決定你是怎樣的人,當好不容易你的人生混了這麼久了,終於達到一個關鍵時刻,壓力很大、非常兩難,那個時候,你做了什麼決定就會證明你是怎樣的一個人,你會壯烈成仁、為國犧牲,或者變成漢奸,就在這一刻的抉擇。

所以現在我面對困難抉擇都非常珍惜,因為正在決定我是個怎樣的人。
——侯文詠於〈4、5百個瀕死的人告訴我一個真理〉,2015 / 02 / 26

Continue reading “再次迷途”

再見之前先說再見

《我期待》
詞曲:張雨生

我期待 有一天我會回來
回到我最初的愛 回到童貞的神采

我期待有一天我會明白
明白人世的至愛 明白原始的情懷

我情願 分合的無奈 能換來春夜的天籟
我情願 現在與未來 能充滿秋涼的爽快

SAY GOODBYE
SAY GOODBYE
前前後後 迂迂迴迴地試探
SAY GOODBYE
SAY GOODBYE
昂首闊步 不留一絲遺憾

Continue reading “再見之前先說再見”

小灰狐的開放式關係

這幾個月下來,我都在與我的幾個夥伴一起探索開放式關係。

這並不是一個容易駕馭的關係。雖然我在探索的當中體驗了很多以前未曾嘗過的快感,但也遇到了不少思維上的挑戰。

我很想要很清楚地分享我與這些夥伴之間的故事,因為我覺得需要用更多語彙去描述開放式關係的不同可能,就像我覺得不能只用「愛」一個字去描述母子之間、情侶之間、炮友之間、同儕之間的情誼一樣。另外,我感覺這個社會普遍沒有辦法理解開放式關係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會覺得他們會認為開放式關係就只是「可以同時搞很多人」或者「方便自己偷吃的扭曲邏輯」。對於這樣的氛圍,我沒什麼好怪他們的,但我希望至少這當中有願意聆聽我的故事的人,能夠透過他們自己的人生經驗,試著去看見、去了解我的思維。

但我也知道,若是我清楚分享我的故事,一定會牽涉到許多關乎個人隱私的內容(畢竟開放式關係仍有遭到污名化的風險,而且這個風險是掌握在外界身上的,我不能控制),所以我不僅不能直接說這些夥伴們是誰誰誰、我也不能說這些夥伴的特徵或者獸設什麼的、故事的內容描述也會模糊化處理。這部分還請見諒。

Continue reading “小灰狐的開放式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