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詩們

嘛,就像標題說的,這篇放了最近這段時間所寫的幾篇短詩。

有些詩在之前已經丟到噗浪上了,不過我覺得為了文字的美感以及作為一種正式的紀錄,於是還是開了一篇文章安置這些尚有溫度的文字們。

*    *    *

《紓》

沿著瀏海
解剖頭蓋骨
打開天靈蓋
捧出自己的腦
放在懷裡

仔細撥弄
找出頭緒
小心解開
理直
攤平
擺放在桌上

拿起桿麵棍
全力滾軋

*    *    *

《我/舒》

我是舒/我非舒
我理解舒/我不懂舒
我感受到舒/我看不見舒
我想念舒/我遺忘舒
我愛舒/我恨舒

我問舒:
我選擇舒?我決定舒?
我發現舒?我邀請舒?

我執,
舍予?

*    *    *

《狐狸葛格》

狐狸葛格
請懲罰我
我的雙手冒犯著您潔白的身軀
我無法不享受掌下的柔毛
也無法不思念生命的溫度

狐狸葛格
請憐憫我
我的臉頰渴求著您親暱的觸鬚
請用您堅挺的口鼻
冊封我的奴隸爵位

狐狸葛格
請蹂躪我
我的舌尖仰望著您飽滿的肉墊
我卑賤粗鄙
應被踐踏於
您的威儀之下

狐狸葛格
請拯救我
我的靈魂凝視著您深邃的眼眸
我是那麼盼望
您親口對我說:

「你這個小賤貨。」

*    *    *

狼葛格跟狐狸葛格在我心中有著不同的定位。
狼葛格忠實、可愛、隨和、信賴;
狐狸葛格冷豔、可愛、性感、尊貴。
他們的特性各自反映出我內心不同的需求:
在狼葛格面前是親密的伴侶關係;
在狐狸葛格面前則是主僕的關係。

這也讓我想到角色扮演在獸圈裡,
除了某種程度上透過扮演獸設角色實現自我之外,
也可以透過角色的性格設定體驗情感上的支配與被支配。
當然這都是在不影響現有關係、雙方同意的前提下進行的。

使用填充動物的好處就是在與其演對手戲的時候,
不需要去太顧慮到填充動物的感受。
當然如果要有更深刻的體驗的話,
還是要找個真實存在的人才行,
即使這也意味著要承擔情感上的風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