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裝初體驗

之前的文章提到說嘗試穿著獸裝,給予自己練習表達感性的機會,讓感性的自己得以破繭而出。剛好我很幸運地遇上了一次穿著獸裝的機會。

故事要從二月份說起。

在二月份的時候我很榮幸加入了獸無限的團隊。在這段時間我幫忙做了一點翻譯跟一點網站更新,也慢慢認識了團隊裡的成員們。雖然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每次見面跟他們的相處都讓我很開心。

大約五月的時候,為了支援獸無限拍攝宣傳影片,我特地起了大早前往富立登飯店。到了那邊才知道要負責一個角色,穿著獸裝進行簡單的情境表演。

我當然是超級爽快的答應了!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


著裝

我要負責的是一套寫實帥氣風格的半套狼獸裝。所謂的「半套獸裝」,指的是一個動物頭、一雙動物前掌套、一雙動物腳套(多半是蹠行,ㄓˊㄒㄧㄥˊ),以及一條動物尾巴的組合。也就是說,只要在穿著長袖長褲與鞋子的情況下,半套獸裝不會讓旁人看見著裝者的人類皮膚。至於「全套獸裝」,則是全身的皮膚——頭肩手臂胸腹大腿乃至於腳掌——都會被獸裝包覆。穿著全套之後當然還是可以再穿上衣褲,但是衣褲想當然就要用更大尺寸的了。

photo_2017-07-19_17-08-40
Zilven 的狼頭,全身的話大概長這樣

獸裝的著裝相當繁複,主要是為了要保護獸裝的清潔。比如戴上頭巾是為了不讓頭髮或皮屑掉入獸裝內部、洗手擦乾再戴上前掌也是避免日後前掌內部清理的麻煩。著裝的過程當中也會讓自己一時之間行動不便,比如戴上頭之後看不清東西、穿上全套獸裝的下半身之後難以動彈、戴上前掌之後雙手做不了精細的操作等等。有些時候,可能會需要有旁人協助穿著或者調整獸裝造型:穿脫外衣、扣鈕扣、在腰帶上繫上動物尾巴等等。

不過這些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因為都靠別人幫忙著裝(欸欸欸))。著裝完之後才是挑戰的開始。

挑戰

著裝完我立刻感受到的是視野的侷限。由於是寫實風格的獸裝,其眼睛不像是動漫造型的大眼睛,而是類似動物的眼睛,所以我只能看見前方兩個貼上網格的小洞。

view_from_a_fursuit_head_by_vinniewolf-d4qv734
“View From A Fursuit Head” by VinnieWolf (source: DeviantArt)

視覺的侷限也讓我察覺到我平常的視覺到底幫我做了多少事情:當我想要拿桌上的飲料的時候,我必須要正面對著飲料,才能看見飲料並且伸手去拿取;當我走路的時候,我必須要搖頭晃腦注意四周以及腳下才不至於在行走間撞到障礙物;移動的時候,身體常常會不聽使喚失去平衡以致於險些跌倒。

戴上狼頭之後的第二個副作用是熱。獸裝通常都是不透氣的,所以熱氣只能從頭部內的眼睛與口鼻這些有孔洞的部位發散。我戴上沒過多久就開始冒汗了,因此每隔個十多分鐘就要張開口鼻吃電扇加強空氣對流,才不至於悶死在狼頭裡。

3ff383c01c683addc209d2a61854d452-mascot-design-fursuit
ㄘ電扇 (source: tumblr)

相對於強烈的視覺感官剝奪感,我自己倒是對於掛在腰帶後面的尾巴沒有什麼感覺,只有在我坐在椅子上的時候或者刻意搖晃臀部的時候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這讓我有點灰心吶,不過其實早在以前我就已經有玩過尾巴了,所以還算是意料之中。

表演

慢慢習慣之後,我開始玩弄欣賞自己身上的半套獸裝,就像穿上一身新衣裳一般,不過多了許多新鮮感。我找到了一面光滑的牆面作為鏡子,開始對著鏡子比各式各樣的動作,跳起亂七八糟的舞。一種表演魂上身的概念。平常不敢在旁人面前做的動作,這時候都自然而然做起來了。到了這個層次,其實我還沒有真正的進入角色(雖然說拍片時對於角色的設定與要求也相當單純):我只是單純披著這隻狼的外型去做出我自己想做的動作罷了。

照鏡子的時候,我透過注視鏡子裡的狼,察覺到這也正是外人看見穿上狼裝之後的我的模樣。這個當下的感受跟平常自己照鏡子的感覺,有著程度上的區別——平時的我可能已經對自己的外型相當熟悉,已經把整理儀容的過程自動化了,腦袋基本上都是仰賴直覺行事,沒多做他想;但穿上狼裝之後我便會透過鏡子,試圖將自己拉到類似上帝的視點,一面擺出姿勢,一面揣摩自己的一舉一動在別人眼中的樣子。感覺這有點像是練習舞台劇表演時的心理:要一面做出動作念出台詞,一面留意自己的姿勢與口白是否符合觀眾的期待。

kitten_mirror1
“Kitten Sees Herself in Mirror” by Beth Lily Redwood, (source: ourhenhouse.org)

雖然當時的我沒有想這麼多,但事後我仔細想了想演戲這件事情。一個人的真實心理狀態與表現出來的真實模樣,總會與電視劇中或者劇場中的角色表現出的模樣有些出入。就說哭吧,表演裡的哭總是比現實中的哭要美化得多。或者拿更極端的例子,那些愛情動作片裡角色們的神色與姿態根本就不會出現在現實中的愛情動作場景(除非經常揣摩練習)。這麼說吧,要是角色們真照他們平常的樣子哭,那樣的哭說不定還會讓人嫌醜、沒有帶入感。

或許角色的塑造,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來自於外界的注視與認知。而演戲,則是試圖將角色的真實感受與外界的注視與認知同步:我想要讓他人感受到我的角色自信的模樣,於是我不能只是心裡充滿自信,我必須要透過抬頭挺胸擺出角色充滿自信的姿態,讓他人看見我真誠的自信心。

或許自我的塑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外界的注視。我當然可以不在乎外界的觀感與評論,但不可否認的是,若要能與外界溝通與互相理解,我還是要適時地透過演戲將我自己的情感,以外界能夠理解的方式,表達出來:我知道我內心和善,於是我與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攀談時,我稍微修飾加強了我臉上的笑容,卻也不會讓笑容過於虛假;我知道我懂得傾聽,於是在我需要傾聽對方的時候,我會刻意將頭向前傾,讓耳朵靠近對方的話源,但也不至於讓動作過於浮誇,將雙手捧在耳朵上深怕聽不見似的。

互動

老實說,當天光是要克服著裝後的各種侷限就已經耗費了許多精力,我反倒沒有心思去跟其他著裝的人有所互動。互動什麼的,留到以後還有著裝的緣分的時候再說吧。


不是我要說,在經歷了這次的著裝之後,對於下面這些穿著獸裝跳舞的人們,我不得不說他們真的是神級來著的。他們已經進化到可以捨棄我們人類賴以為生的視覺,去完成他們的各種高難度動作。

這種高難度跳舞什麼的我還是欣賞就好⋯⋯我可不想把腰給摔斷🦊

One thought on “獸裝初體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