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接觸

(Title Card Credit: Troop Hug by Jason Parrish

在身體接觸上,我其實蠻與人絕緣的。

我自己很明白這一個事實,但是我一直都沒有十足十地掌握這種思維背後的原因。

要具體說明絕緣的情形的話,大概會像下面的敘述:拍肩大約兩秒是我主動接觸人的上限,而反過來被接觸的上限也差不多是被搭肩數秒;我覺得我不會想要主動跟好朋友擁抱,以表示友誼或者喜悅;我覺得我不會與人牽手或者勾肩搭背;我覺得即使是在比較私人的場合,甚或一對一的場合,我也不會與人擁抱,或者張開雙臂表示歡迎擁抱;不過如果是特殊的另一半的話,自然還是會擁抱的。如果連一般的擁抱都會這麼猶豫不決了,那更別說我對於摟腰、接吻、甚至是「打電動」這些更加表達親密的舉動,有多絕緣了。

2395ca079aa7e522424610f7a2f2be1d
同樣一個擁抱,我們對這個擁抱的解讀是什麼?他們自己對這個擁抱的解讀又是什麼?(art credit: Laugh At Life by Blotch

或許這種絕緣是按照下面的思路方式走的:有些人認為擁抱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就像「吃飽沒」這種問候一樣,沒有深刻的情感在其中;有些人認為擁抱是友情的表達,所以兩人之間如果要擁抱,程度必須在好朋友以上才恰如其分;也有些人認為擁抱是愛人之間的專利,擁抱就像是童貞一樣,只能讓特殊的另一半擁有,其他人如果也得到了擁抱,就是不忠於愛人。為了省去與其他人擁抱帶來的麻煩(比方說,互相猜疑這個擁抱背後所代表的涵意,或者在意外界對擁抱的理解的不同而誤解自己與其他人擁抱的意義),於是選擇閉上嘴,收起手臂,微笑回應。

當我們在說擁抱的時候,具體的行為是什麼?我腦袋裡會想到各種不同的可能性,而且這些擁抱的動作在我的心裡是具有不同的意義的。我覺得這個網站網站的中文翻譯)的說明蠻能夠準確說出我對這些擁抱動作的意義判斷。或許這意味著對我來說,擁抱過程中身體接觸的部位與範圍會部分決定這個擁抱的意涵:如果只是像倫敦大橋一般,擁抱時只接觸上臂與肩膀,胸部以下維持距離的話,那麼這就只是個歐美習以為常的打招呼方式,沒有什麼情感在其中;如果在擁抱時雙方的胸部有靠在一起,並且有撫背的動作,那麼這可能是哥倆好、姊妹淘、好搭檔之間表達友誼的方式;再如果雙方由胸、腹到大腿都緊緊互相包覆,同時臉部非常靠近地四目相對的話,那麼我會覺得他們的關係多半是非常親密的,不是閨蜜就是伴侶了。

到目前為止,我都是以象徵、符號的角度來談論、理解擁抱。如果用感官的角度來看待擁抱呢?我又該如何僅依賴感官去體驗擁抱呢?

我的辦法是透過某些手段暫緩自己的理性分析,只用來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而讓自己儘可能探索感官受器帶給我的刺激。適量飲酒是一種手段,適度抽大麻也是一種手段。不過以我個人的例子,除了這些手段之外,我還是必須要在比較私人的場合,與我可以信任的朋友共處的情況下,我會安心放下自己的理性。舉例來說,與不是很熟的朋友參加別人的喜酒,在這種情境下喝醉酒,我只會展現出疲憊想睡的姿態,並且儘可能警戒注意自己的舉止與周遭他人。

很有趣的是,套上獸裝也是一種讓我脫離理性的方法。在我得到狐狸的半套獸裝之後的某天,我第一次在朋友家試穿。當我終於穿好之後,我腦袋裡的畫面除了眼前視野侷限的現實世界之外,我有一種很強烈的,頭身處狐狸頭顱內的感覺。我可以伸爪碰觸我的耳尖、可以雙爪緊捏我的口鼻。雖然當下沒有鏡子可以一直觀看自己,但頭顱紮實的觸感讓我不需要強烈暗示自己就可以認為自己擁有狐狸的外表。

當我沈浸在自己狐狸的外表時,我也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逐漸抽離我原本的外表。我開始扮演我想像中的狐狸獸人,然後把原本的自己拋在腦後。在拍照的時候,理性會跳脫出來檢視自己的姿勢有沒有到位;拍完照之後的休息空檔,理性退散,剩下意猶未盡的狐狸,本能地渴求著更多的感官刺激。

原來我在清醒的狀態下,做一個狐狸的白日夢。

我不確定白日夢這種說法準不準確,但當下我的理性是幾乎沒有控制權的。各種我想像中的狐狸獸人所會做出的動作——搔首弄姿、搖尾乞憐、貼身擁抱——在我的四肢蠢蠢欲動。若不是僅存的理性壓抑我的肢體行動,我幾乎就會任由我的四肢本能地去接收更多的感官刺激。最後雖然我只讓自己與朋友勾肩,但光是這點程度的接觸,就讓我覺得非常得舒服,很想要繼續接觸下去。這種舒服也讓我的下體硬硬的。

我思考了很久在那個時間點下體硬硬的意涵是什麼。我覺得雖然以前接收到的知識會讓我覺得下體硬硬「象徵」一種情愛的表現,但是我與當時那些朋友之間並沒有伴侶之間的那種深刻情感:我不覺得我的陰暗面有被他們看見、我也不覺得我有看見他們的陰暗面;頂多就是我們知道對方也是獸迷,但光這點也不會讓我直接認定他們就是我的肩膀、我的伴侶。這裡的下體硬硬不是情愛,我覺得這只是一種表達舒服、渴望更多舒服的表現。畢竟撫弄下體產生的舒服是最多的。

這麼說的話,擁抱所帶來舒服的感覺也可以純粹只是感覺,並不需要任何象徵在裡面。我不需要在心底默默認定當下這個擁抱決定了我跟某個人之間的友誼程度;我可以單純地為了追求擁抱的舒服而與人擁抱。當然於此同時,擁抱的雙方也必須要認定這個擁抱只是為了追求舒服,並沒有其他目的參雜在其中才行。知情同意

6136fe59e84370279e432353a71fd702
知情同意(consent)很重要喔!(art credit: A Query by ajin

無論是哪種程度的身體接觸——牽手、擁抱、接吻、打電動——知情同意絕對是最重要的事情。這些身體接觸在不同時空下、對於不同的對象、在不同的情境中,可以有不同的象徵。而這個象徵是可以透過雙方討論得出來的,而不一定要受限於社會常規。在雙方知情同意的情況下,擁抱可以只是單純的尋求短暫的安全感;牽手可以只是作為朋友的象徵;接吻即使在我們身處的社會底下具有強烈的愛情象徵,它也可以只作為一種問候的表現。

或許對我這種絕緣體來說,我可以做的,就是在對方邀約擁抱的時候,詢問對方擁抱的目的是什麼;反過來說,我也可以主動提出擁抱的邀請,附帶自己對於擁抱的認知,讓對方做選擇。不過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在比較私人的場合擁抱就是了。只是覺得公開場合我沒辦法專心擁抱。

算是半個題外話吧。我其實還蠻常幻想一種場景,就是在某個小房間,某個人讓我這隻小灰狐躺在他的懷裡,幫我掏耳朵、梳頭髮、抱抱我。我覺得這樣就會讓我很滿足了。

好想要抱抱喔。🦊

4 thoughts on “身體的接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