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零

一直以來,我的心中就有成千上萬想要完成的事情,從最微小的到最遠大的都有:

  • 我想要透過簡約有計畫的飲食與運動,雕塑自己的身材並且增進健康;
  • 我想要學習俄文、更深入學習德文與日文、更靈活地使用英文;
  • 我想要尋求更多委託的靈感,為自己的設定增添更多面向;
  • 我想要花更多時間陪伴我的夥伴們,一同沉浸在獸人的感官想像中,互相給予舒服的感覺;
  • 我想要更深入認識我敬重、我賞識、我喜愛的朋友們;
  • 我想要與家人互相重新認識,即使我對他們的情感隨著年紀的增長變得愈發複雜、對他們的愛與恨更加糾纏不清;
  • 我想要在職涯方面有更進一步的拓展,讓自己能夠獨當一面成為搶手而稀缺的高技術人才。
  • 我想要用量化、資料視覺化的方式去呈現獸圈的多元性;
  • 我想要達到財務自由去完成更多我想做的事,或者擺脫目前上班族的工作型態,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可以的話養個狐狸;
  • 我想要延續我求學時代的興趣,並且投入大量時間去鑽研,不為名利,只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美;
  • 我想要貢獻自己溫柔而堅定的人格特質,讓社群乃至於社會能夠多一點溫和蘊藉,少一點憤慨仇恨。

想要的欲求的太多、完美主義的執念太深;但是時間太少,力不從心。

這種力有未逮的感受,在最近這一兩年尤其深刻。

上面所列舉的很多事情,乍看之下似乎都只跟自己有關:增進健康、學習語言、鑽研知識與興趣、買更多委託、賺錢等等;但是到頭來,我還是需要透過目睹其他社群成員的成長,或者透過與社群分享自己的貢獻所得到的快樂,來驅動自己。

在這篇部落格成立之前,我已經深刻感受到孤獨所帶給我的影響,所以我很確信我是沒有辦法脫離社群而獨自存活的。

我需要與社群互動,但是我發現我這一兩年以來,變得更加不知道怎麼跟其他人聊天,或者有所連結。

世界的複雜度已經遠遠超過我的理解能力。

就說新聞資訊吧。透過開放便捷的網際網路,世界各地的資訊唾手可得;但同時,做為一個個體,在訊息層次上,我們處理消化資訊的能力,實際上難以與各大企業各自所積累的排序演算法、資訊供應鏈抗衡。

若我要認真下手去檢視每一筆新聞資訊的真偽,我必須要投入大量的時間逐一查證,追本溯源尋找消息的源頭,甚至與其他相關資訊交叉比對,建立出充其量只能算是自己立場的觀點。這觀點可能連真相都稱不上。

這個世界充滿了觀點,真相卻難以彰顯。

況且,現代的生活節奏太快了,社會的變化一年快過一年,也或者我們所能夠發掘、理解的資訊越來越深刻。每個事件、每個故事,都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從來沒有留給自己沉思的時間,消化資訊的時間。一味吸收資訊,卻忘記要將這些資訊內化,去蕪存菁,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或者成為思想的武器,或者成為輔助的工具,或者成為觀點的突破口。

於是我也逐漸失去了整理資訊並且彙整觀點的能力。我的知識是瑣碎的。

最近看了良善之地(The Good Place),裡面提到人世間的每一樣選擇都太過複雜,遠多於網路發達、交通便利之前的社會。我怎麼能夠保證我所做的選擇是絕對的善?是對自己或者他人有助益的?是好的?選擇困難,於是窒礙難行。隨意選擇,卻也造成不良的結果。然而即便是隨意選擇,也只是體現了現代資本主義時代底下的競賽結果:效率、審美觀、潮流、精緻的分工合作、難以撼動的共犯結構。

太龐大了。

我只能像隻躺在地上僵直的馬匹,瞪大著眼睛,卻甚麼事情也做不成。

近年來,拜網路社群之賜,人類終於可以擁有心目中理想的,跨越地域限制的同溫層。我們終於不用只看鄰居、親友、同學、同事的臉色過日子。

但是,同溫層在變地更加濃厚的同時,我們對於異見的容忍度也明顯降低很多。用比較生動的比喻,大概就是小混混找到了黑道幫派或者堂口的撐腰,所以看人不爽罵起髒話來也格外有風。

逞一時口舌之快,撼動不了另一個同溫層背後所支撐的系統,也無法鼓勵他們脫離屬於他們的同溫層。因為他們需要他們自己的同溫層來支撐他們自己,除非我們能夠完整地給予他們在同溫層裡所獲得相對應的支持。

與同溫層一同「出征」撻伐異音,或者不假思索地直接引用片面資訊去自以為打人臉,那樣得到的社群認同感,還不如我與伙伴之間互動所獲得的認同感。而在打完人家的臉之後,不僅我們不會得到對方的認可,反而為網路空間製造了更多的仇恨。

在仇恨之下,贏家只有懂得操縱仇恨者的人,而受仇恨控制的人則失去了信任、愛人的自由。

真相的多重詮釋與仇恨的熾熱火炬,交織成眼前的烽火。因為怕被燙傷,所以我不敢與其他人產生連結。因為太複雜,所以我無法建構知識。

那麼,我只能掌握我僅有的朋友與關係。

但我甚至沒有辦法去記得關於我的親密伙伴的二三事。我也沒辦法歸納出一個對我的伙伴的概括介紹與事績。這個事實好像在說著,原來你對他們的「愛」也不過如此。你對他們的了解,與你對同事的了解,有甚麼區別?你不過就是個利用他人的自私鬼罷了吧?

我還有我。

但我對自己的認識也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自己的認知、自己的歷史、甚至自己曾經的切片,我感覺我能掌握的越來越少。

我畏懼我所說的言語不是真實的。

那麼,
我還剩下什麼?

⋯⋯

停。

給自己沐浴一段舒暢的熱水。
給自己建構一塊舒適的角落。
給自己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

閉上雙眼。
深呼吸。
緩慢吐氣。
全身放鬆。
全身放鬆
全 身 放 鬆

⋯⋯

歸零。

我們來自虛無。
我們一開始便是一無所有的。
所以,放下一切。
放下小方塊裡的社會。
放下對於仇人友人、同事同學、家人親人的雜念。
放下親密伙伴。你信任他們、他們信任你。
放下周遭環境。
放下自己。
回歸虛無。

你是虛無。
漂浮在黑暗中的虛無。
在黑暗中,你好像抓住了什麼。
你用手去觸摸它,原來
是個墜飾。
那是你。

你逐漸感受到了自己。
你擁有人類的形狀,
但你跟一般人類、
不太一樣。

你是一隻小灰狐。
請好好地在心底
感受自己小灰狐的模樣。

小灰狐處於一個舒服的姿勢。
就跟你一樣。
他閉上眼微笑著。
你也一樣。
小灰狐很平靜。
你也是。

回來吧,小灰狐。

開始整理。

試著讓雜亂資料的亂度降低,並使其有內化的結構。

  • 從整理佈置床鋪開始,讓自己有個舒適的睡眠。
  • 從睡眠時數與作息開始,讓起床後的自己充滿朝氣。
  • 從飲食的控制開始,讓進到身體裡的東西不再過度負擔。
  • 從運動習慣開始,從最簡單的晨操開始,逐步增加運動量。
  • 從外表開始,看怎樣才能喜歡自己的樣子。
  • 從電腦開始,把資料與資料夾分門別類。
  • 從密碼開始,整理自己雜亂無章的密碼命名原則。
  • 從相簿開始,把自己隨手拍的相片分類註記。
  • 從記帳開始,記錄自己的每天開銷。
  • 從朋友開始,來回顧一下自己與朋友們之間的羈絆。

然後慢慢地,開始也整理起自己每天的工作內容、投資規劃、理財目標,以及其他想要完成的事情們。

但記住,一次只要專注在一隻狐狸上就好。🦊

2 thoughts on “歸零

  1. 前幾天我在想,我是不是應該給自己的生活更多規劃與整理。思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為我在想要如何讓自己更organize的同時,很快就又給了了自己一個偷懶的理由,有個聲音告訴我自己,整理的過程本身也是一種弄亂自己的過程,我應該享受我現在已經習慣的生活結構。不過話說回來,工作佔據了我將近一半的清醒時間,剩下的時間我基本上都在跨時差和國外的朋友聊天,還有寫一些有的沒有的公眾號……有條理對我來說怎麼就這麼困難啊。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