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開放式關係的反思與檢討

這一兩年下來的經營,以及最近的休止狀態,讓我對目前所處的關係有一些想法。

目前的關係

目前我有情感投入的對象有五位,我自己有給他們編號:C、D、E、F、S。有看我的部落格的話,大概能知道D的更多細節,甚至知道D是誰。其他人的話,我們之間的關係並非是我在中心而其他人互相不連結的輻輳狀。事實上,關於其他人之間的連結,雖然我沒有很積極去主動掌握,但大致上,他們除了互相有基本的認識之外,他們之間的某些組合或許有我所缺乏的共通點。所以他們可能也會在我沒參與的情況下,另外線上聊天之類的。

我跟他們之所以有深入的連結,主要還是因為個性上的契合,以及樂意互相識別為獸人,並且以獸人的身分互動。我們之間可能還有其他共通點,但我們不會也沒辦法在所有方面都可以深入地聊。

如果說一個人的特徵可以用一個無窮維度的向量來表示的話,那麼我跟他們之間的共通點,就是在獸人維度上,以及其他某些特定維度上:可能是影集,可能是另外的興趣,也可能是過往的共同經歷。

因為自知找不到可以在所有維度上都契合的「靈魂伴侶」,也自知其實自己同樣需要的是獨立自主的空間,所以逐漸讓自己投入在開放式關係中。換句話說,我跟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形影不離,而是互相保有獨立自主的空間。目前我是獨居狀態。

雖然不是形影不離的關係,我跟他們之間在獸人維度上的連結是非常緊密的。這其中包含了互相欣賞與感受對方的獸人的外在與內在,同時也適應並且熟悉各自的人類外貌。而因為他們各自氣質的不同,我們之間的的互動,就像是《史蒂芬宇宙》裡不同的融合體。每個融合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卻也都是無比愉悅的。

Opening by bastek

無法歸零

與他們的互動太美好了。每次的互動我都可以完整展現我心中自己狐狸的一面,並且用我狐狸的內在與肢體動作,告訴他們我有多麼喜歡他們獸人與人類的外在與內在。在互動中,性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具體來說,獸人的性感是我成為獸迷的主要根源,因此長期以來缺乏他人對於我這一部分的注視,一直讓我處在抑鬱與孤僻,不願意暴露自我的狀態。而如今,我能夠被他們凝視著我的內心深處,對此我總是回報以狐狸喜悅的呼聲。(也因為這樣,我才不會自稱同性戀/雙性戀——我更像是 “furrysexual"。)

因為與他們的互動太美好,所以我時常在獨處或者工作的時候惦記著他們、惦記著當時的自己。我經常提醒自己要放下執念,將自己歸零,並且相信他們也會調適他們自己獨立時的狀態,同時努力維繫我們之間的關係。不過在進入開放式關係之後,我似乎很難暫時放下他們,並且投入在我自己想做的其他事情當中。

這個現象可以從我部落格的產出看出一點端倪。2017 年是我部落格文章產出最豐盛的一年,而那一年我還尚未開始開放式關係。在那之後的兩年,因為開放式關係的展開,又因為經營臺獸研的關係,投入部落格的時間自然就少很多了。

在工作上,我其實也知道我可以將通知關掉,等到中間的休息時間或者下班時間再看;但對我來說,他們傳來的獸人貼圖訊息,不僅僅是一般的問候而已,這其中還流露出獸人之間的問候以及親暱舉動。有時這想法會觸動我,而讓我想念先前與他們的肢體互動。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很難輕易地將這些感覺放下。

總之我想,也許是因為在思緒上經常被這些想法給中斷,所以我有時候沒有辦法好好地完成事情,無論是工作上的進度也好,或者自己另外想要完成的事情也好。用一點術語的說法,就是上下文交換/環境切換(Context Switch)的頻率太高了,導致過度頻繁的暫存讀取與寫入。對於我目前講求長時間專注的工作內容來說,影響蠻大的。

相較之下,一對一關係似乎就比較沒有上下文交換的問題。尤其是在同居的情況下,能夠在每天回到家的時候,見到能讓自己心安的另外一半,確實是令人嚮往的安定關係。就算不是同居的狀態,雙方也可以很順利地安排時間相約見面,在時間利用上確實有更多的彈性。而白天工作的時候如果不在線上聊天,晚上也可以約定時間固定道晚安之類的。這樣的生活方式,其實也挺好的——如果有這麼位在各方面都與自己契合的伴侶的話。

The Weaver by bastek

思維轉換

回到上下文交換的問題。如果說我要持續經營這樣的開放式關係的話,那麼在時間分配上我勢必得做更細緻的處理。約定時間在線上聊天確實是一個最普通但確實有用的做法,因為這的確可以確保自己一定會有與他們在線上問候的時間。

不過我一直以來很排斥這種做法的理由,是因為我覺得唯有在想要聊天、問候的時候傳遞訊息,那樣的互動才會真正的維繫情感,而不會只是個「例行公事」。最擔心的情況,是雙方都為了這個義務性的聊天,希望透過互相問候而讓對方能夠感覺良好,結果事實上兩邊自己都覺得當下沒那個心情聊天。原本以為可以維繫情感,結果反而獲得反效果。

再者,我也沒有辦法控制甚麼時候才去思念某個人。我想念的時候就想念,我為什麼要等到例行公事的時刻,才能表達我的思念?

我自己是認為在接收到對方的問候或者思念的時候,為了能夠滿足對方的情緒,而不至於讓對方的感受遭到冷落,我應該要即時地回應。因為我在傳遞訊息的時候,也是這麼期盼著的。不過,看起來如果要處理上下文交換的問題,我在這方面的想法勢必要有所轉換才行。

老實說,要讓自己能夠放下他們,實踐起來真的挺困難的。

但我是知道的,他們是有能力放下我的,因為他們各自也有不同的生活重心。有的人原本就有另一半,有的人有其他開放式關係對象,有的人有其他的朋友圈,而他們也各自從事於不同的專業領域。

如果我真的放不下的話,也許我可以不要拘泥於聊天問候,試著轉換表達思念的形式吧。

也許我可以用一些比較深入的問題去更認識對方,看見他們不同的面向。這種狀況下,我也不需要擔心需要即時回應對方或者擔心對方需要我即時回應,因為在這種互動模式下,並不用要求雙方都是即時的互動。另外,這也有助於增進我們之間的情感維繫。

也許我可以給予他們一些文字,為他們準備一些禮物,用來表達我對他們的感謝。如此我便可以利用自己的時間做這些準備,時間完全由我自主安排,而不需要與他們討論。

也許我可以與他們共同籌劃些甚麼,而不僅僅是聊天。透過這些籌劃,讓未來的我們有更棒的相處;或者在籌劃的過程中,能夠期待每一次相約的共同籌劃。

其實還是有很多表達思念的方法的,我只是需要更多的細心與耐心,並且相信這些其他的表達方式,最終會帶來更緊密的連結。

然後,我就可以真正的在安排時間做這些事情之餘,放下他們,去做我自己該做的、想做的事情們,把寶貴的時間留給自己。

Answer by bastek

反思的反思

在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心裡總是覺得,應該會有人想說,啊不就幾個字就能夠解決掉的事情,為什麼要打的落落長吧?甚至可能會覺得我很囉唆,看不下去吧?

但說到底對我來說,文字的堆砌與構建畢竟是我稍微比較擅長的。也因此我喜歡也已經習慣透過文字去梳理我的想法,然後試著去實踐他們。另外,藉由公開文字讓朋友看見,我自己多少也能夠更有動力一點。同時我也對我的開放式關係對象們有所交待,做為溝通的一部分。

感謝C的溫柔、D的呵護、E的掛念、F的熱情、與S的可愛。🦊

對「關於開放式關係的反思與檢討」的想法

  1. 我沒有嘗試過open relationship,但是在看完你的文章,甚至覺得這可能會是一種好的選擇(先進的選擇?)。只是,我又覺得可能沒辦法做到這點,我一直秉持自己是一個普通的人,我面對情感就像是大多數的人一樣,我是有控制慾的,這點是我一直很想擺脫的一件事情,甚至想要將這個標籤在我身上撕爛。我經常為了我做過很多感情內的錯誤行為(控制慾的衍生行為)感到悲傷,但是我卻跌在這個性格缺陷的泥濘裡面深感無助。
    你的文章一點都不落落長,反而像是那種精緻的大餐,可以讓人花時間細細品味,我非常喜歡。

    1. 簡短回應一下 :>
      *選擇的好或壞,其實也是要看身處的環境。有些地方適合,有些地方則不一定。
       我其實也說不準我的開放式關係還能維持多久,不過至少目前我挺好的。
      *至於控制慾的話,雖然接下來聽起來有點跳痛,但我想最終一個人要面對並且釐清的問題是:
        「我是誰?我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回答了這個問題之後,就可以知道
        「我想要什麼?」「我能給予什麼?」。
      *最後,謝謝你的稱讚 ^^
       關於開放式關係的文章,還有更多可以在閱讀指南裡找到:
        https://shuthegreyfox.com/guid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